FTX倒塌衝擊到公衛領域!華盛頓郵報:SBF兄弟為預防大流行病傾注千萬資金

FTX 的破產帶來的衝擊甚至波及整個公共衛生領域。本文源自華盛頓郵報《Before FTX collapse, founder poured millions into pandemic prevention》,由鏈補手編譯、整理。

 

2020 年春天,新冠來襲,世界驟停,許多人對生命、工作、正常生活的喪失感到悲痛。

彼時 28 歲的加密貨幣企業家 Sam Bankman-Fried 和他 25 歲在國會工作的兄弟 Gabe 認為,這場大流行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改變現狀的機會。

背靠由 SBF 創辦的加密貨幣交易所 FTX 所創的巨大財富,他們開展了一個項目,將約數十億美元用於預防大流行病,即使在新冠危機中,這個問題也長期被國會忽視。該計劃源於兄弟倆堅持的一種叫做有效利他主義的哲學,尋求以能夠產生最大影響的方式最大化進行慈善捐贈。

幾乎在一夜之間,Bankman-Fried 家族開始了規模驚人的捐款。《華盛頓郵報》通過研究說客集團的資訊披露、聯邦記錄和其他來源發現,自 2021 年 10 月以來,兄弟倆及其人脈集團在研究項目、競選捐款和其他旨在改善生物安全和防止下一次大流行的舉措上至少花費了 7000 萬美元。

但是,根據對曾與 Bankman-Fried 兄弟進行合作、接受過其贈款或曾加入他們團隊的二十多人的採訪,FTX 被曝出使用客戶資金支持姐妹公司的運作,緊接著在上週五申請破產,驟然倒閉,這引發了一串金融後果,他們的大流行病預防議程也難以實現。

SBF 大舉資助,曾引起人們將其與比爾・蓋茨這樣的公共衛生倡導者、喬治・索羅斯這樣的政治締造者相提並論,不過一些評論家和他的前盟友現在已經找到更合適的表述 —— 例如失寵的 Theranos 創辦人 Elizabeth Holmes,她發誓要徹底改變醫療保健,但卻陷入了醜聞之中。一周前還擁護 Bankman-Fried 捐款的華盛頓立法者,現在正與他保持距離,因為監管機構正在調查他的財務運作。

延伸閱讀:金融時報:FTX破產切斷了「美國民主黨」的金源!期中選舉SBF已砸4,000萬鎂

FTX 倒塌帶來的衝擊波及整個公共衛生領域

因為許多預防大流行病的倡導者都曾收到 FTX 資助者的資金或曾尋求他們的捐款。

Sam Bankman-Fried 上週五辭去了執行長一職,他的個人財富在一周內蒸發了 160 億美元,他沒有回應 FTX 和其前同事收到的發表評論的請求。在周二晚上,他在推特上對 FTX 的破產表示道歉,並許諾要優先償還客戶。

延伸閱讀:彭博社:世上最快財富崩塌之一!SBF160億鎂身價3天歸零

週六,Gabe Bankman-Fried 在電話中表示,他會進行回電,但沒有回應後續的訊息。他於週一辭去 「防範大流行病」(GAP)主任的職務,他在 2020 年 7 月成立該組織,由他哥哥進行資助。

新任臨時執行主任 Keenan Lantz 說,「防範大流行病」組織對他們所做的工作感到「驕傲」,並希望防範大流行病的「勢頭」能繼續下去。

Lantz 在一份聲明中說:「儘管 GAP 的未來存在不確定性,但需要做出努力去預防比新冠病毒更嚴重的大流行病,我們希望能以某種方式致力於這項事業。」

根據對資助公告、政治捐款和遊說集團披露的審查,在 FTX 崩潰前的幾個月裡,Bankman-Fried 兄弟及其人脈集團在頻繁增加他們在預防大流行病方面的支出 —— 破紀錄的金額和非常規的選擇,有時甚至令政治和公共衛生專家感到震驚。

FTX 支持的項目包括:投入 1200 萬美元來支持加州的一項投票倡議,以加強公共衛生計劃和檢測新出現的病毒威脅(由於缺乏支持,該措施被推遲到 2024 年);投資 1100 多萬美元用於俄勒岡州生物安全專家的國會初選活動,但沒有成功;甚至還投入 15 萬美元用於幫助川普政府 「曲速行動」 疫苗加速器的科學顧問 Moncef Slaoui 撰寫回憶錄。

FTX 未來基金的領導者在上週四的一封公開信中辭職,承認該組織的一些捐款被擱置,該基金是附屬基金會,承諾為防範生物危機提供 2500 多萬美元。

該基金的前領導人寫道:「很抱歉基金會做出承諾的贈款將無法兌現,我們很遺憾事情發展到這一步。」

未來基金的承諾包括向 HelixNano 提供 1000 萬美元,這是一家尋求開發下一代冠狀病毒疫苗的生物技術新創公司;向渥太華大學研究如何從塑料表面消除病毒的科學家提供 25 萬美元;以及投入 17.5 萬美元,支持一名剛畢業的法學生在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進行工作。

「總的來說,未來基金是一項公益事業。」領導約翰・霍普金斯中心的 Tom Inglesby 對該基金的倒閉表示遺憾。「他們所做的工作是讓人們真正從長遠考慮…… 建立對大流行病的準備,減少生物威脅的風險。」

SBF 贏得的華盛頓的青睞,但他的加密貨幣帝國卻轟然崩塌

據不願透露姓名的人士透露,除了公共衛生,這對兄弟也在遊說者、競選和政治傳播專家方面大斥巨資,接近權力中心,與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參議院少數黨領袖 Mitch McConnell 和拜登政府的多名官員會面,宣傳其預防大流行的議程。

過去一年,「防範大流行」 花費了 100 多萬美元遊說國會和白宮,僱用了至少 26 名遊說者,在國會倡導一項仍未實施的兩黨大流行病計劃和其他議題,刊登廣告提議立法,包括為大流行病準備資金。兩兄弟也支持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名為 「保護我們的未來」,該組織網站顯示,在這與國會周旋的期間,他們已花費了大約 2800 萬美元支持 「即將成為大流行病預防倡導者」的民主黨候選人。

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健康高級研究員、傳染病專家 Luciana Borio 說:「兄弟倆努力使國會的注意力集中在生物防禦上。」在 4 月,他與 Bankman-Fried 兄弟一起在由民主黨議員主持的大流行病預防小組上發言。

Bankman-Fried 的這些舉措與對競選的捐款使他成為民主黨的頂級捐助者之一,使兄弟倆在華盛頓名聲大噪。Gabe—— 在 2021 年 2 月曾為眾議員(Sean Casten)工作,處理這位初級議員的選民郵件 —— 很快開始與佩洛西等資深民主黨人會面,敦促他們在大流行病立法方面加倍努力,並增加對生物醫學高級研究與發展局(BARDA)等機構的資助,該機構致力於為危機進行醫療防治措施相關的採購。

一些受到兄弟倆關注的官員和專家表示,他們對他們的關注表示感謝,但他們在政治上並不成熟。一位知名的大流行病專家說:「我沒有感覺到他們有多老練,或者對他們想做的事情有清晰的認識。」「他們似乎很認真,用心良苦,但沒有一套明確的目標。」

甚至在 FTX 崩潰之前,SBF 也面臨著持續的質疑,是否他的大流行病預防議程只是贏得國會青睞的工具 —— 然後他將藉此來實現其他目標,例如影響加密貨幣監管。

「這種懷疑完全合理,」Bankman-Fried 家族的一位大流行病顧問說,「我百分之百確定 Gabe 關心大流行病…… 我不知道該如何看待 Sam。」

這對兄弟的大部分公共衛生工作現已經戛然而止。一系列從他們或他們的集團獲得資金的政治團體、健康研究人員,甚至媒體組織都在重新思考下一步行動或直接切斷聯繫。許多工作人員拒絕公開發言,他們擔心那些被 FTX 毀掉資金的客戶可能會要求收回兄弟倆的捐款。

例如,知情人士稱「防範大流行病」曾聘請保守派資訊組織 FP1 Strategies 的分支機構 PLUS Communications 幫助其在華盛頓建立品牌 —— 這項工作在過去一周突然停止了。

FTX 未來基金於 7 月向史丹佛大學全球健康創新中心提供了 150 萬美元的種子基金,旨在「促進研究和創新,為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好準備並進行防範。」

但在 FTX 出現問題後,史丹佛大學已經撤銷了這一公告。指導史丹佛大學中心的全球健康專家 Michele Barry 說,Bankman-Fried 曾向她請教如何對大流行病預防產生影響。

Barry 在一條短信中寫道:「他很聰明,很有思想,而且很有公共精神。他親自參與並熱衷於用他的資金來做出改變。」

Bankman-Fried 家族基金會在 2 月份還向非營利性新聞組織 ProPublica 承諾了 500 萬美元,以支持專注於大流行病防備和生物安全的報導,包括先期交付的三分之一的贈款。這筆資金已資助了一些工作人員和文章。ProPublica 上週被告知,其餘三分之二的撥款已暫停,這被一位發言人證實。

Bankman-Fried 兄弟在一個精英學術家庭中長大,父親是史丹佛大學法學教授,姑姑是哥倫比亞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他們從小耳熏目染如何進行制定政策的辯論 —— 例如觀看他們的父親如何為簡化報稅手續而與稅務說客交戰 —— 並在年輕時就開始致力於慈善事業。

兄弟倆都曾在量化交易公司 Jane Street Capital 工作過,但當 Sam 繼續在金融界工作時,Gabe 則轉向在華盛頓特區,成為一個進步組織的數據專家,在 2019 年擔任 Casten 的立法通訊員,Casten 是伊利諾伊州的科學家,剛剛當選為國會議員。Casten 辦公室的兩位前同事回憶說,Gabe-Bankman-Fried 為實現辦公室工作的自動化做出了艱難的嘗試,比如試圖建立程式,幫助國會議員自動回複選民的信件 —— 鑑於此類信件的特殊性質,這一目標很難實現。Casten 的發言人稱 Gabe 的離開只是正常的人員流動,拒絕對此評論。

雖然這對兄弟本週在很大程度上退出了公眾視野,但他們在過去兩年的採訪中闡述了他們的理念。Bankman-Fried 說,儘管他也擔心先進人工智慧和核戰爭的威脅,但他特別擔心比新冠病毒更致命病毒的到來,而這是不可避免的。

他常感嘆,國會缺乏足夠動力來關注預防大流行病等長期問題。「默認的情況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推動改變的勢頭必須足夠大,足以克服慣性」,他在 4 月的長達 80000 小時的 Podcast 中如此說道,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在俄勒岡州的民主黨初選中花費數百萬美元支持一名候選人。「在初選中花費的金額很小。如果你有想法,你就可以發揮影響。」

但是,他在俄勒岡州精心挑選的候選人 ——Carrick Flynn,一個從事生物安全研究的政治新人 —— 在 5 月份的初選中僅獲得不到 19% 的選票,因此 Sam-Bankman-Fried 表示他會重新考慮未來的政治策略。「邊際收益越來越少,”」他在 9 月對 NBC 的 Chuck Todd 說道。

儘管有失敗在前,Bankman-Fried 家族繼續在華盛頓擴大對大流行病預防的遊說工作,根據聯邦披露的資訊和《郵報》審查的內部文件顯示,他們委託進行民意調查,尋求聘請全國知名的大流行病專家作為顧問,並在至少六個組織中有眾多遊說者。

例如,「防範大流行病」 去年聘請了一位遊說者,他曾是參議員 Joe Manchin III 的高級助手 —— 哪怕這位西弗吉尼亞州的民主黨人阻礙拜登總統 「重建更好」立法的關鍵一票,法案中包括數十億美元的大流行病防備經費。今年,該組織還聘請了由前布什政府國土安全部部長 Tom Ridge 經營的遊說公司 Ridge Policy Group,最近又聘請了同樣由前布什政府國土安全部官員領導的宣傳公司 Monument Advocacy。

但是,即使 Bankman-Fried 家族在公共衛生界的地位不斷上升,也有跡象表明這對兄弟心有餘而力不足。Gabe Bankman-Fried 參與了《外交政策》雜誌 6 月舉辦的全球健康小組討論,與他一起的還有曾幫助領導 「曲速行動」的傳染病醫生 Matthew Hepburn,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生物安全專家 Hillary Carter 線上參與討論。當兩位專家深入研究大流行病的準備工作並交換行話時,主持人向第三位小組成員提出了一個 「非常簡單」 的問題 ——「Gabe Bankman-Fried 每天最擔心的是什麼事情?」

「坦率地說,最讓我擔心的是比新冠病毒更致命的大流行病。」他回答道,然後反復向其他小組成員確認,“在這個小組中,有比我更受尊敬的國家安全專家。”

📍相關報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FTX倒塌衝擊到公衛領域!華盛頓郵報:SBF兄弟為預防大流行病傾注千萬資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evious post 快訊》FTX 崩盤紀錄片已在巴哈馬開拍,由奧斯卡提名導演執導
Next post 緬懷FTX 》交易員盤點 FTX 諸多優秀功能,幣安何一迅速回文「做好詳細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