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Crypto 10 年投融資演化史

FTX,花了兩年時間坐上二把手的位置,只在一夕之間跌落神壇,百億估值如曇花泡影,一朝散盡,放在年輕的加密行業發展史中,它也如一顆巨石,跌落湖中央,讓每一個坐在 Crypto 航船上的人都心生不安。
(前情提要:FTX 團滅 53 家世界級VC、投行!紅杉 淡馬錫 Paradigm 軟銀…共7.2億鎂恐歸零

 

資於 FTX 的一眾明星 VC 這次損失慘重,紅杉資本的 2 億投資減值為 0,淡馬錫所擁有的 3.2 億美元 FTX 股份一文不值,Paradigm 的 2.15 億美元投資成為了它近幾年來最失敗的一筆。

如果我們把時針撥回十多年前,撥回那個比特幣剛剛嶄露頭角、充滿加密原生主義的時代,找尋早期 VC 的身影,可以看到,為數不多的 VC( Venture Capital )機構在當時貧瘠、荒蕪、充滿未知的早期行業中發掘種子,有的成長為了後來的參天大樹,有的在極速發展的 Crypto 行業中被迅速遺忘。

這,就是 Crypto,時間在這裡加速,孵化、生長、迭代、消亡再到新一輪的潮起潮落,往往都在朝夕之間,Crypto 的巨變就這樣體現在產業中的每一個角落,如果數年後再回頭看 FTX 的巨震,或許也只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浪花。

12 年前的 3 月,伴隨著全球首個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coinmarket.com(現已消失) 的出現,正式開啟了比特幣交易的大門。同年 7 月,區塊鏈(blockchain)一詞也首次出現在 BitcoinTalk 論壇上(之前稱為 Proof-of-Work chain 工作量證明鏈),日後,這一個名字成為代表前沿科技的核心詞彙,而此時,並未有真正意義上的 Crypto Venture Capital 涉足這個產業,更多的都是個人投資者,或是一些嗅覺靈敏的資本小步試探著。

日後被奉為矽谷傳奇的投資機構 a16z,直到 2013 年 4 月才投出了自己在 Crypto 領域的第一筆,所投的公司是一家專注數學貨幣支付的舊金山新創公司 OpenCoin,之後這家公司不僅成為了加密貨幣領域的頭部選手,還與美國 SEC 來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對壘。在這個階段,伴隨著比特幣影響力的擴大,圍繞著比特幣的支付應用,出現了不少研究公司和以此為投資對象的 VC 機構。

2016 年之後,以太坊開始逐漸成熟,並開啟一個瘋狂 ICO 的時代,作為一種全新的籌資方式, ICO 的出現似乎讓創業者找到了一條不依靠 VC 的方式,在當時的熱潮中,機構和個人都在以 BTC/ETH 幣本位的方式進行著投資,伴隨著 Crypto 產業的進一步發展, VC 本身也在快速的進化,投資理念的更新、傳統 VC 的入局、原生加密 VC 的崛起,共同作用著這個資本密集的行業。

在經歷了 2017-2018 的瘋狂之後,整個 Crypto 迎來了發展沉澱的兩年,DeFi、NFT 等各類標準和協議應用的雛形都是在這個時間出現的,一直蟄伏到了 2020 年,迎來一次前所未有的技術大爆發,恰逢疫情后的美元大寬鬆,為 Crypto 市場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資金量,也讓 Crypto 的應用市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豐富,這也是當前大多數人所熟悉的 Crypto 產業。

這個階段,伴隨著大量 VC 機構和資金的湧入,動輒數十億美元級別的 Crypto VC 基金層出不窮,投融資的項目數量、金額,投資規模和機構的數量都創下了歷史之最。通過美元和穩定幣進行投資也成為最常見的方式,過去幣本位投資的方式更多的成為了 L1 鏈進行生態扶持的手段。

10 年的 Crypto 發展歷史或許並不長,但它也從另一個角度見證了加密行業從荒蕪到繁榮的全過程。

比特幣時代(2013 年 – 2016 年)

在以太坊出現之前,Crypto 世界裡的敘事主角只有一個 ——BTC,而圍繞著 BTC 的敘事只有三類,交易、支付和挖礦。這個現在看起來有些單薄的敘事,卻是那個時代的潮流,它支撐起了早期加密圈的建立和擴張,並為後來的輝煌時代提供了最早期的養料和精神圖騰。

|2013 年

這個時期,各國政策還未進行嚴厲的監管,應用、投資、炒作等都與比特幣相關,可以說,這個階段的 Crypto 市場裡,比特幣是最核心也是唯一的敘事。

整個 2012 年,比特幣新創公司投融資僅有 210 萬美元,即使到了 2013 年,千萬的級別的投資記錄也有一筆,500 萬以上美元的融資在當時也稱得上絕無僅有,當時最知名的三次筆投資分別投向了 Coinbase、比特幣中國和 Circle 。

2013 年,最大的一筆融資投向了現已上市的美國交易所 ——Coinbase,這筆投資金額為 2500 萬美元,在那個應用單一的時代,如此大規模的融資引發了不小的轟動,而背後的投資機構既有明星 Andreessen Horowitz(a16z),也有 Union Square Ventures、Ribbit Capital 等低調且眼光精準的 VC。Union Square Ventures 是美國最知名的風險投資機構之一,現有的投資版圖中既有協議實驗室、Dapper Labs,以及 Arweave、Polygon、zkSync 等明星項目,也有知名的加密原生投資機構 Polychain 和 Multicoin Capatil 等。而成立於 2012 年的 Ribbit Capital,在加密投資版圖中也出現了以太坊、AAVE、Arbitrum 等產業龍頭項目,在早期的產業投資中,也是非常活躍的一隻 VC。

2013 年的比特幣中國,是當時國內最大也是最早的比特幣交易所,來自光速中國的 500 萬美元融資,或許正是看中了它的這個優勢。雖然這筆投資最後失敗了,但比特幣中國承載了國內最早一批加密 OG 的回憶。之後,光速中國再也沒有投資任何 Crypto 項目,反倒是其海外的母公司光速創投對 Crypto 還保持了十多筆的投資記錄,比較知名的投資項目有 Yuga Labs、Magic eden、Zerion 以及當下的主角 FTX,但從投資筆數來看,Crypto 領域明顯不是重點。

2013 年的另一筆知名投資則投向了 Circle Internet Financial,此時的 Circle 還並不是我們現在熟知的 USDC 發行商,而是一家比特幣應用公司。作為新創公司的創辦人,Jeremy Allaire 當時對公司定位還是只是基於 BTC 構建產品,來推動 BTC 的更廣泛應用,比如通過 Skype 或電子郵件使用比特幣,也正是他的這個想法也讓他從 Breyer Capital 和 Accel Capital 兩家機構中拿到了 900 萬美元的融資,這也是當時比特幣應用賽道最大的一筆融資。而 Circle 所發行的 USDC 一直要等到 2018 年的 9 月才問世。

據 Coindesk 統計,2013 年,各類加密新創公司從 VC 那裡的融到資金是 8800 萬美元,超過了前一年的數十倍,而這一年圍繞著比特幣還有很多第一次,比如:11 月比特幣首次突破 1000 美元;第一台比特幣 ATM 在溫哥華的 Waves 咖啡店運行,比特幣的挖礦算力首次從 20Th/s 躍升至 9000 Th/s 等等。

|2014 年

這年 6 月,產業的投融資總額已經超過了 2013 年的總和,全年達到了 3.14 億美元,這比 2013 年的 9380 萬美元增加了近 3.3 倍。

這一年最活躍的投資機構叫 500 Startups,成立於 2010 年,是當時美國矽谷支持比特幣應用企業發展的四個孵化器之一,也是四者中最大的(其它三個分別是 Boost VC、Plug and Play Technology Center 和 CrossCoin Ventures),之後,500 Startups 逐漸發展壯大並成為全球最活躍的早期風險投資機構,橫跨各個投資領域,但之後漸漸退出了對加密領域深度追蹤,對 Crypto 領域的投資也只是集中在交易和支付領域。

2014 年,在比特幣應用領域的投資金額進一步放大,超過 2000 萬級別的投資記錄有 4 起,分別是錢包服務商 Blockchain 的 3050 萬美元、BTC 支付平台 BitPay 的 3000 萬美元、比特幣側鏈研究機構 Blockstream 的 2100 萬美元,以及比特幣挖礦設備供應商 Bitfury 的 2000 萬美元。

比特幣支付平台 BitPay 作為當時區塊鏈金融科技的代表之一,這輪融資的 3000 萬美元是由 Index Venture 領投,雅虎共同創始人楊致遠旗下的 AME Cloud Ventures、李嘉誠私人風投公司 Horizons Venture 以及 Felicis Ventures 等眾多機構都參與其中,這些投資大多是很傳統的 Web2 風投,之後涉足 Crypto 領域並不多,即使有,也是投向了那些已經成熟的大企業,而大家投資 BitPay 更大是因為它代表著金融科技的前沿。

至於 Blockstream,它是最大也是最早研究閃電網路的開發團隊,作為比特幣支付的核心敘事,閃電網絡自從被提出後就一直是比特幣生態的核心,也是當時自比特幣創立以來最重要的一項創新。之後,Blockstream 推出了自己閃電網路客戶端 c-lightning,還推出了比特幣側鏈 Liqduid,雖然後者發展緩慢,到閃電網路卻在激蕩的 Crypto 行業迭代中穩步前行。據 1ML 網站統計數據顯示,截止 11 月 14 日,比特幣閃電網路鎖定的比特幣數量已突破 5133 枚,創出了歷史新高,加上 2015 年 BTC 社區關於擴容的討論的日漸火熱,這個賽道又先後湧入了 Lightning Labs、ACINQ、 Lightspark 等多家閃電網路的研究機構,共同推動了閃電網路的進一步發展。

延伸閱讀:比特幣重大進展》測試網可發行代幣了!閃電網路實驗室上線Taro協議

2014 年除了上述幾家公司之外,成立沒多久的 OKcoin(現 OKX) 也在當年拿到了 1000 萬美元融資,背後的 VC 包括策源領投、Mandra Capital、VenturesLab 等。值得一提的是,策源領投創投雖然是中國知名的傳統互聯網 VC 機構,但其共同創辦人馮波,一名嗅覺靈敏 Web3 主義者,在 2018 年成立了知名的加密投資機構 Dragonfly Capital(蜻蜓資本),並在當年和 2021 年分別推出了 1 億美元、2.25 億美元的加密基金。

而且,在今年的第三期募資中再次籌集了 6.5 億美元資金,不僅是超額認購,LP 中還出現了老虎環球、KKR、紅杉中國、常春藤大學捐贈基金等全球頂級風投的名字。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如果縱觀整個 2014 年的加密 VC 投資,一個詞可以概括:穩健增長。

|2015 年

這一年,伴隨著區塊鏈技術進一步出圈和發展,越來越多的資本和創業者都開始瞄準了這個新興領域,圍繞著比特幣支付領域,湧出了越來越多專注於匯款、結算等方面的應用型企業。

儘管比特幣價格從 2013 年 11 月的歷史高點跌至 2015 年初的新低,但比特幣新創公司的大額融資仍在繼續,這年 7 月,行業中的投融資額已經超過了 2014 年的總額,總計有 3.8 億美元資金投向了這個產業的創業公司。

其中,大額融資包括 Coinbase 的 7500 萬美元 C 輪融資、Circle 的 5000 萬美元 C 輪融資、BitFury 的 2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以及 Chain 的 3000 萬美元 B 輪融資。Chain 是一家為比特幣應用提供基礎設施服務的公司,當時,Chain 的 B 輪融資中出現了 Visa、納斯達克、花旗風投和 Capital One(財富美國 500 強和美國銀行業巨頭之一) 等眾多知名戰略投資者,但 2018 年 Chain 被 Stellar 所收購。

這一年,OpenCoin 也將名字更改為 Ripple Labs ,並在這一年完成了 28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而創下當年整個行業融資記錄的比特幣新創公司 21 Inc.(前身為 21e6),也在這年的 3 月宣布籌集完成了 1.16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出資人包括有 a16z、高通、思科、Paypal 等一種明星企業。雖然 21 Inc 頭頂巨額融資的光環,但無論是後續推出的挖礦硬體產品還是應用,都未產生轟動,21 Inc 本身也在快速變化的行業中被人們所遺忘。

– 2015 年加密行業頂級融資項目數據來源:cbinsights –

這一年,管理加拿大安大略市政養老資金的 OMERS Ventures 對外公佈了對區塊鏈領域進行的投資設想,他們表示將利用其籌集的 2.6 億加元基金探索在比特幣和加密領域的投資機會。而在多年後,另一支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師養老基金因為 FTX 虧損了近 1 億美元,但對於這個充滿未知和機遇的行業,越來越多的資本都開始把目光瞄準了這個領域。

延伸閱讀:差點救FTX!Kevin O’Leary:養老基金對援助 SBF 有興趣,因 SEC 主席一句話放棄

2015 年有多家 VC 機構在產業中表現活躍,除了前文出現的 a16z、 Union Square Ventures、Ribbit Capital 之外,還有想要兩年投資 100 家比特幣創業公司的 Boost VC ;將公司名稱從 Bitcoin Opportunity Corp 改為 Digital Currency Group(DCG)先後投資了 Coinbase、Circle 和 Ripple Labs 加密新創 35 家企業。

後來,DCG 在創始人 Barry Silbert 的領導下集合了媒體 Coindesk、交易借貸和資產託管平台 Genesis、礦企 Foundry 和全球最大的數位貨幣資產管理公司灰度等一眾旗下企業,成為 Crypto 行業最為龐大的集團企業之一。

回顧 2015 年的投融資,雖然身處加密熊市,但資本市場卻是另一番的場景。

延伸閱讀:FTX再暴大雷》全球第一大加密貨幣借貸商 Genesis Trading 走向崩潰

|2016 年

相比之前幾年投融資市場的持續增長,這一年,伴隨著外部對金融科技投領域投融資的普遍縮減,整個加密市場 VC 投資也進入了下降階段。據 CB Insights 統計數據顯示,雖然比特幣和區塊鏈企業投資從 2012 年的 19 家增長至 2015 年的 217 家,以平均每年 187% 的速度增長,但是 2016 年較前一年卻下降 27%,回落到了 2014 年的水平。

– 2012-2016 加密行業投融資筆數數據來源:CB Insights –

從投資筆數來看的確是萎縮了,但從總的投資金額來看,2016 年比特幣和區塊鏈新創企業共獲得 5.5 億美元投資,相較 2015 年依舊是增長的,但其中很大一部分資金都投向了相對成熟的企業,前四筆融資金額就占到了全年總額的一半。

2016 年,金額超過 5000 萬美元的投資有四宗,分別是 Circle 的 6000 萬美元 D 輪融資;Digital Asset Holdings 的 6000 萬美元 A 輪融資;Ripple 的 5500 萬美元 B 輪投資和 Blockstream 的 5500 萬美元 A 輪投資。而這些企業基本上每年都會出現在投資的榜單之上,這也說明,伴隨著領域內的企業越來越成熟,相關的投資也開始穩步向後期階段移動。

這一年,Circle 放棄了對比特幣的交易服務,開始把核心放在了匯款和支付業務之上,避免了與日漸壯大的 Coinbase 同台競爭,而這樣的轉變也為 Circle 推出自己的穩定幣奠定了基礎。

也是這一年,從 Coinbase 出走的第一員工 Carlson-Wee 創立自己的對沖基金 Polychain Capital,作為一家原生加密基金,當時 Polychain Capital 基金得到了 a16z、Union Square Ventures 和紅杉資本的支持,而在今年年初,Carlson-Wee 為他的第三個風險基金籌集了 7.5 億美元,領投的是 Tiger Global Managpent 和新加坡的淡馬錫。

同時,在 2016 年,通過 ICO 方式進行融資的創業項目開始緩步增長,其中就包括知名的 The DAO 項目所籌集的 1.5 億美元,但真正的 ICO 熱潮還沒有到來。

狂歡與蟄伏(2017-2019)

|2017 年

2017 年是一個瘋狂與監管交叉,狂歡與落寞相生的一年。

這一年,以太坊憑藉著 ERC-20 協議標準掀起了一股加密貨幣的 ICO 熱潮,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也成為一大熱詞,伴隨的 ICO 的炒作,整個市場進入狂歡,投機者蜂擁入場,緊接著伴隨 9・4 監管的落地,市場在經歷了短暫的反彈後迅速轉冷,之後就是長達兩年多的漫漫熊市。那在這一年的大起大落中,VC 相比 ICO 表現如何呢?

延伸閱讀:從九四禁令到 621 人行公告,中國政府「禁止虛擬貨幣交易」的脈絡何來?

據 CB Insights 統計,僅在 2017 年第一季,19 個 ICO 項目就籌集了 2100 萬美元,而到了第 4 季,有超過 500 個 ICO 項目籌集了近 30 億美元資金。整個 2017 年,VC 的投資總金額是 10 億美元(215 筆),雖然再次創出了 VC 投資總額的新記錄,但相比 ICO 這種新型的融資方式;2017 年近 800 項目借助 ICO 籌集高達 50 億美元的資金,也就是說市場投入 ICO 的資金是 VC 投入區塊鏈初創企業資金的 5 倍,可以說 ICO 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擠占了 VC 的市場。

當年 ICO 不乏金額規模龐大的項目,比如:

  • Filecoin 融資 2.57 億美元;
  • Tezos 融資 2.32 億美元;
  • Bancor 融資 1.523 億美元;
  • Polkadot 融資 1.4 億美元;
  • Quoine 融資 1.05 億美元。 
– 2016-2017 年 ICO 融資統計數據來源:Elementus.io –

當然,在這輪大狂歡中,參與 ICO 的不僅有普通投資者,一些機構也直接下場參與,過去的投資模式下,一家風投機構往往需要等待數年的時間,才可能收穫回報,而借助 ICO 他們可以在幾個月甚至數天內收穫回報,這對任何資本來說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比如:去中心化網路開發商 Blockstack 在它的 ICO 發行中, Union Square Ventures (USV)、Foundation Capital、Lux Capital、Blockchain Capital、DCG 等知名投資者就參與其中。

最後這些龐大的資金都流向了何處呢?根據風險投資公司 Atomico 的分析,2017 年有超過 40% 的 ICO 發起於歐盟(EU),有 446 次 ICO 記錄,累計籌集了 17.6 億美元,幾乎占到了全球 ICO 總額的近 40% ,第二大資金流向地則是北美,總計有 10.76 億美元的 ICO 資金流向這地區的項目方。

而禁令後,中國國內的很多加密 VC 機構或是選擇撤離,或是遷至香港、新加坡等地開展業務,中國資本參與加密原生項目大幅減少。

另一方面,ICO 這種激進的融資方式註定會因為在市場轉熊和風險暴露後陷入難以為繼的境地,而且,在全球很多地方,ICO 都有繞過現有監管以籌集資金的嫌疑,而且很多項目本身就沒有可靠的產品和業務模式,甚至一些項目在融資後自己轉行做起了 VC,所以,在 9・4 落地和全球監管的壓力下,ICO 泡沫也隨之破裂。

ICO 的慣性延續到了 2018 年。

2018 Q1 通過 ICO 完成的融資項目依舊有 400 多個,而金額更是高達 33 億美元,從全年來看,據 CoinSchedule 統計,2018 年全球共有 1253 個 ICO 項目,籌集了超過 78 億美元的資金,超過了 2017 年創下了歷史最高值。

ICO 在帶來金融狂歡的同時也帶來極大的金融風險,也是在這個階段,一批早期投資人完成了原始的資本積累。之後伴隨著的比特幣的暴跌,整個市場進入了寒冬期,很多 ICO 項目都沒能活到市場復甦的時刻,與此同時還有眾多投資者的血本無果。

最大的幾筆項目分別如下:

  • EOS:EOS 在其 ICO 中籌集了有史以來最高金額的資金,超過 40 億美元。
  • Telegram:它在兩輪 ICO 中融資了近 17 億美元的資金,想打造名為 Telegram Open Network (TON) 的區塊鍊網路,但之後該項目被放棄,並由 TON 基金會接管, “Telegram Open Network” 也更名為 “The Open Network”,而目前,更多人知道它是來源於 Telegram 推送的相關廣告。
  • Petro:這是委內瑞拉政府官方支持的加密貨幣,2018 年 8 月,他們籌集了近 7.4 億美元,試圖通過創建自己的加密貨幣並將其用作石油支付方式來規避經濟制裁,顯然,他們失敗了。
  • Basis :算法穩定幣 Basis 在這年通過 ICO 的方式籌集了 1.3 億美元,雖然在之後的 2021 年的算穩熱潮中表現不俗,但整個賽道也只是曇花一現,不過從市場需求來看,算法穩定幣這個領域依舊有著不俗的應用前景。

而在 VC 股權融資方面,2018 年最大的 2 筆融資均來自於比特大陸,2018 年 6 月,它獲得了紅衫資本的 4 億美元 B 輪融資,兩個月後,再次獲得騰訊、軟銀和中金的 10 億美元 Pre-IPO 投資。

從全年來看,VC 投融資額為 42.6 億美金,雖然不及 ICO 資金龐大,但依舊處於增長階段。

這一年 4 月,成立了多年的 Coinbase 正式推出了自己的投資部門 – Coinbase Ventures,同時 Coinbase 的共同創辦人 Fred Ehrsam 這年也離開 Coinbase,和前紅杉資本合夥人 Matt Huang 合作創立了知名的加密投資機構 – Paradigm

A16z 也為旗下的專屬 Crypto 基金(a16z Crypto Investments)籌集了 3 億美元,開始大舉進軍加密行業,並出現了之後的諸多明星項目的投資背景中,而且當年就投資了 CryptoKitties、Dfinity、Earnin 等項目富達也在這一年推出自己的加密貨幣機構平台。

也正是在這個階段,誕生了各種各樣的 「區塊鏈 +」探索和應用,雖然很多可能都還只是在概念階段,但正是在這輪熱潮中,沉澱下來了很多有價值的技術和應用,並為日後的 「區塊鏈寒武紀物種大爆發」提供了基礎的養料。

根據 CB insights 數據,2019 年全球區塊鏈投融資筆數為 806 筆,相較 2018 年的 822 筆變化很小;但投融資規模有所下降,2019 年全球投融資規模大約 30.7 億美金,較 2018 年的 42.6 億美金相比下降 27.9%,這也是產業投融資金額從 2013 年開始的首次下降。

此外,在投資頻率方面,據零壹財經統計,2019 年最為活躍的區塊鏈投資機構依舊是 Digital Currency Group,投資及併購事件高達 14 宗。其次依次為科銀資本、Coinbase Ventures、分佈式資本等,投資事件均超過 10 筆。

– 2017-2019 產業投融資數據統計數據來源:火幣研究院 –

如果從細分賽道來看,2019 年的投資機構在數位貨幣交易所、遊戲、數位貨幣錢包、 數位資產管理、智能合約、DeFi、方面都有涉獵,但最集中依舊是交易平台。

這年,一家在澳大利亞證券交易所上市的香港移動遊戲開發商 Animoca Brands 通過投資併購,在區塊鏈遊戲領域迅速建立著自己的先發優勢,並在之後的很多 P2E 概念遊戲中,都能看到 Animoca Brands 的身影,而它本身也從一個遊戲開發商成為了 Crypto 領域知名的投資機構。

同年 5 月,FTX 成立,而此時的 Alameda Research 已經是加密貨幣市場上最大的流動性供應商與做市商之一,FTX 一上線就有來自 Alameda Research 的流動性支持,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 Alameda 成就了 FTX,之後的發展則驗證這樣一句話:成也 Alameda,敗也 Alameda。

延伸閱讀:FTX崩盤後》SBF首次訪談:失敗源自過快擴張,Alameda挪客戶資金來還貸

縱觀 2019 年,全球區塊鏈領域投資熱度大幅降低,不僅傳統機構出手更加謹慎,一些新興機構也大幅收縮戰線,這種熊市下的機構表現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示。現在我們正身處新一輪的熊市之中,但就從投資市場來看,無論是投資熱度還是機構的出手數量,似乎都還沒有走到類似 2019 年時的跡象。

復甦與高潮(2020-2021)

|2020 年

這一年,DeFi 開始嶄露頭角,並吸引了最多的目光。

據 PADate 統計顯示,2020 年加密產業的投融資總額大約為 35.66 億美元,與 2019 年基本持平,其中 DeFi 領域拿走了 2.8 億美元,約佔全年的 7.8%,雖然金額不大,但 DeFi 的領域發生的融資數量也是最多的,407 個披露融資資訊的項目中,超過四分之一都是 DeFi 類項目,但這些說明越來越多資本都開始嘗試這種新型的 Crypto 原生項目。

當前常見的 DeFi 應用也都是在這一年獲得了不少資本的青睞,比如:Unswap 完成了 1100 萬美元的 A 輪、1inch 完成了 280 萬美元的種子輪、借貸平台 AAVE 完成了 2500 萬美元的 A 輪等等。整個 2020 年,DeFi 鎖倉規模全年增長了近 2100%,獨立地址也翻了 10 倍,相比 1 年後的數據,這些或許都不值一提,但 DeFi 之夏的巨潮此時已經形成。

在一些知名投資機構中,原生區塊鏈 VC 明顯更加偏向產業應用類項目,尤其是 DeFi 類,這或許也是 VC 產業的現狀,傳統 VC 往往在後期輪中介入,相對保守,而原生加密 VC 則會關注最前沿的領域,方式更激進,風險也更大,當然,不同背景的投資機構有著不同的投資邏輯和投資偏好,這與他們的文化屬性有著直接關係。

根據 PADate 的統計,2020 年全年共有七百多家機構和個人參與了區塊鏈項目投資,其中投出手最頻繁的是 NGC Ventures,其次還有成立近兩年的 Coinbase Ventures,以及現在深陷泥沼的 Alameda Research。

伴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全球越來越多的風投機構將這種技術視為未來的關鍵,特別是在元宇宙、Web3 等概念的衝擊之下,推動了過去幾百年來人類最重大的轉變 —— 一種向新思維方式的轉變,這種新的心態和思維方式,讓眾多的機構、企業和品牌開始擁抱這個產業。

2021 年,有大約 330 億美元流向了區塊鏈新創公司,這是有史以來最高數值,而在 2012 年這個數值還僅有 210 萬美元,不到十年時間,加密行業的投融資數值增長了數十萬倍,據普華永道的統計,2021 年加密行業的平均項目融資金額也達到驚人的 2630 萬美元。

此外,2021 年也是區塊鏈風投交易數量最多的一年,累計發生的投融資超過 2000 筆,是 2020 年的兩倍。而且,隨著後期輪融資頻率的增加,讓行業中出現了 65 家估值達到 10 億美元的新創公司,這也體現了 Crypto 市場從小眾到主流的全面改變。

據 Galaxy 統計,2021 年全球區塊鏈風險投資機構接近 500 家,基金數量和規模都創下了歷史記錄,除此之外,像是摩根士丹利、Tiger 、紅杉資本、三星、高盛、梅隆銀行等全球頭部的機構和公司也通過後期股權進入區塊鏈市場,整個 Crytpo 市場到處都是湧動的熱錢。

此外,2021 年也是新用戶湧入最多的年份,根據 Gemini 研究顯示,目前全球幾個主要的加密貨幣應用地區中,將近一半的用戶都是在 2021 年才開始第一次投資加密貨幣的,其中,美國新用戶數佔全國用戶總數的 44%,拉丁美洲地區新用戶佔 46%、亞太地區和歐洲也有 45% 和 40% 的超高佔比,大量新用戶的湧入為 Crypto 應用的創新和發展提供了最堅實的用戶基礎。

這年 7 月,FTX 宣布以 180 億美元估值完成 9 億美元 B 輪融資,這輪融資成為了加密行業史上最大私募股權融資,吸引包括軟銀集團、紅杉資本和光速創投在內多達 60 家投資機構參與,而這也或許也是這些機構在加密行業最大的一筆投資損失。

延伸閱讀:FTX 機構重災戶懶人包》 Galaxy Digital、CoinShares、BlockFi…15間入榜

2021 年最活躍的區塊鏈投資機構是 Coinbase Ventures,在同年 4 月它完成了在美上市,成為了首家上市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上市第一年它就大筆投資了 68 家區塊鏈新創公司。上市前 Coinbase 在超過 13 輪融資中共累計獲得近 5.47 億美元融資,如果對比之後 9 億美元融資的 FTX,我們可以一窺各路資本機構對於 FTX 上市的願景有多大。

除了 Coinbase Ventures,最活躍的投資機構還有總部位於中國的 AU21 Capital 和 a16z,他們在這一年分別投資了 51 和 48 家公司。

如果從地域劃分來看, 2021 年美國區塊鏈公司的總融資額依舊是最大的,達到了 141 億美元,佔全球融資金額的近一半。按照應用領域劃分,NFT 創業公司增長幅度最大,其風險投資從 2020 年的 3700 萬美元躍升至 2021 年的 48 億美元,增長了一百多倍,成為繼 DeFi 之後,又一大核心應用賽道。

寒冬?再蟄伏?(2022-)

據 CB insight 的統計,今年 Q1 區塊鏈行業累計的投融資額達到了 100 億美元,投資筆數也是高達 505 筆,同樣創下了歷史之最,雖然在 Q2 和 Q3 季度出現了連續的下滑,但依舊有可能打破去年全年投融資的記錄。不過,下降趨勢的出現,顯示了加密資本的集體戰線收縮,這既有行業本身進入和熊市期週期的原因,也有外部美元加息的影響,當然也有 Luna、三箭等黑天鵝事件的作用。

– 2018-2022Q3 區塊鏈行業融資情況數據來源:CB insight –

從第三季的數據來看,Coinbase 繼續蟬聯最活躍投資機構榜首,投資了 23 家新創公司,Animoca Brands 和 a16z 作為在歷史上都非常活躍的投資機構,在本季也都縮減了對區塊鏈產業的投資。

梳理了下 2022 年的幾項億元級別的融資:

  • 4 月,Epic Games :20 億美元融資
  • 6 月,歐洲加密經紀商 Trade Republic:11.5 億美元融資
  • 5 月,Robinhood :6 億美元融資
  • 4 月,加密基礎設施 Fireblocks: 5.5 億美元融資
  • 4 月,Copper:5 億美元融資
  • 4 月,Consensys:4.5 億美元融資
  • 2 月,Polygon:2022 年 4.5 億美元融資
  • 3 月,Yuga Labs:4.5 億美元融資
  • 1 月,FTX:4 億美元融資
  • 4 月,Circle:4 億美元融資
  • 4 月,NEAR:3.5 億美元融資
  • 3 月,Dapper Labs :2.5 億美元融資

我們可以發現,他們大多發生在 5 月 Luna 事件發生之前,而且地區基本都集中在美國和歐洲,在 Q3,全球近一半的區塊鏈投項目融資流向了美國公司,美國以 28 億美元的融資金額領跑全球,歐洲以 10 億美元緊隨其後,此外,在 9 月白宮發布了加密貨幣監管框架,受到了不少加密公司的歡迎,這也再次說明了當前的 Crytpo 創新和資本中心主要是在美國。亞洲方面,產業融資從上季度的 15 億美元跌至第三季的 6 億美元,主要地區包括新加坡、韓國等地。

– 2022年Q3季度全球區塊鏈融資地圖來源:CB insight –

摩根大通最近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隨著熊市的持續發展,目前的加密行業的資本流動速度已放緩至不到 2021 年水平的三分之一,而且這種態勢還將會持續一段時間。資本收縮已是事實,未來一年或將迎來與 2019 年類似的局面,市場低迷、資本保守、用戶流失、項目方將不得不在已有的資源下小心翼翼的經營,特別是在 2021-2022 年間獲得融資的項目方,如何渡過接下來的幾年並撐到下一輪牛市到來,將決定了他們是否有機會在未來成長為新的獨角獸。

  • 從十年前的比特幣應用到區塊鏈創新企業,再到加密或 Crytpo 行業,這種對行業的稱呼的變化其實也體現了整個行業的發展變化,這與市場的關注點是高度一致的,也就是從比特幣崛起到區塊鏈被大量提及,再到加密行業或者Crypto各類應用的誕生。
  • 「易創立,難存續」是 Crypto 企業的典型特徵,據 CB Insights 追踪研究,大多數區塊鏈新創公司在完成首輪融資後,往往會因為在第二輪融資中無法籌集資金而走向消亡。
  • 在投資輪次方面,傳統機構往往偏向於成長期和成熟期,而加密原生資本則更偏愛新期。
  • 2017 年之前,種子輪和天使輪是投資機構最青睞的投資階段,2017年之後,很大一部分資本更喜歡從 A 輪或是之後接入,投資輪次後移也意味著資本不僅是聚焦於區塊鏈項目的創新性,也逐漸關注區塊鏈的產業聚集,也說明了投資標的的增加和應用市場的逐漸成熟。
  • 美國始終是區塊鏈投融資事件發生的最核心地區,而且這種集中度還在持續變高。
  • 相較於整個行業迅速的牛熊轉換,一級的投融資市場似乎存在著一種滯後效應,比如:在 2015 年、2018、2022年等熊市年份,資本依舊在大規模地投資,而在 2016年、2020 年等牛市初顯的年份,卻保持著熊市期間的審慎,當然,這並不是機構眼光的問題,而是機構本身會因為營運等存在著做出反應的黏性。

在 10 年的加密行業發展過程中,加密風投資本的發展見證了整個行業從 0 到 100 的過程,也助推著產業車輪的前行,我們不知道下一輪加密行業的春風會在什麼時候再次吹起,但可以預見的是,未來的加密風投和行業生態還會繼續生長、壯大。

參考資料:

  • https://consensys.net/blog/news/the-decade-in-blockchain-2010-to-2020-in-review/
  • https://www.coindesk.com/markets/2014/06/05/bitcoin-vc-investment-this-year-already-30-higher-than-2013s-total/
  • https://coinstack.substack.com/p/the-crypto-vc-list-2022
  • https://www.coindesk.com/markets/2016/07/28/coinbases-first-employee-is-leaving-to-start-his-own-hedge-fund/
  • https://www.cbinsights.com/research/99-slide-deck-2018-vc-trends/
  • https://www.cbinsights.com/research/blockchain-vc-ico-funding/
  • http://www.199it.com/archives/562246.html
  • https://www.coindesk.com/markets/2013/12/26/5-of-the-biggest-bitcoin-startup-investments-of-2013/
  • https://www.coindesk.com/business/2022/02/01/global-vc-funding-for-blockchain-firms-surged-to-record-25b-in-2021-cb-insights/
  • 2021 年全球區塊鏈投融資報告:https://www.8btc.com/article/6728518
  • PANews:《區塊鏈投融資 2020 年鑑》
  • 火幣研究院:《全球區塊鏈產業發展全景 2019-2020》
  • CV NEWS《2018 年區塊鏈投融資報告》
  • 零壹財經:《2019 年區塊鏈投資機構分析報告》
  • Gemini:《2022 Global state of crypto report》
  • CVVC:《CV VC GLOBAL REPORT》
  • CB-Insights:《Blockchain-Report-Q3-2022》

(本文由作者 DeFi 之道 授權,屬動區專欄作者之觀點,不代表動區立場。文章內容與觀點亦不是投資建議。)

📍相關報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回溯|Crypto 10 年投融資演化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evious post CZ:SBF我不是你的拳擊陪練對手!別再發推特,去解決破產問題
Next post FTX新CEO嗆「管理徹底失敗」: 用公司資金買巴哈馬房地產,有些還登記在個人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