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kless觀點 : 為何要 All-in 押注以太坊? 5個簡單理由解釋

以太坊在合併後,很可能讓以太坊成為第一個經濟上長期可行的區塊鏈,因為它是史上共識最廣泛的區塊鏈,這構成了 V 神眼中的「合法性」。本文源自 Bankless 研究員 Alphadegen.eth 所著《Betting It All On Ethereum》,並由動區專欄作者鏈捕手整理、編譯。
(前情提要:誰都逃不了!SEC釋以太坊管轄權:大部分節點在美國,交易都算在美國
(背景補充:Arthur Hayes看合併後的以太坊》即使Fed加息20%,ETH價格仍會自然上漲

 

*本文為筆者觀點意見僅作資訊參考,不代表動區立場,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要點

  • 目前沒有任何主流區塊鏈協議在經濟上長期可行,即收入超過區塊鏈的運行成本。
  • 加密貨幣技術的真正力量是去中心化。如果你想讓一個網路去中心化,你不能只是打開「區塊鏈開關」。為了讓它發揮作用,需要一種強大社會力量——合法性。
  • 在區塊鏈生態系統中,合法性在社群內增長並得到維持,社群維持合法性並分配責任。
  • 如果普通社群成員無法運行節點,區塊鏈就無法實現去中心化。
  • 以太坊合併是歷史性升級,很可能使以太坊成為首個經濟上長期可行的區塊鏈。

ETH 是以太坊(Ethereum)的原生貨幣,它兼具多種功能——有價值(能用來支付交易),驅動著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電腦;是「債券」(用於 POS 共識機制),能產生利潤;能儲值(在 DeFi 中作為貨幣)——這些功能互相補充。

加密貨幣生態系統包含的資產,在過去的十年中,是世界上表現最好的資產,並具有最好的風險 / 回報率。(例如 BTC 和 DOGE)。

對我們許多人來說,這是我們開始對加密貨幣感興趣的主要原因。然而,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我認為 ETH 現在是具有最佳風險 / 回報率的資產。

我看漲 ETH 的主要五個原因:

  1. 解決可擴展性難題
  2. 網路效應
  3. 最重要的稀缺資源是合法性
  4. 與摩洛神為友
  5. 世界電腦走向綠色
  6. 解決可擴展性的三難問題

三難指的是,如果你使用「簡單」技術,那麼對於區塊鏈試圖實現的三大主要特徵(擴容性、去中心化、安全性,你只能實現兩個。目前有三種「簡單方案」,能實現其中的某兩個特徵:

若沒有恰當的去中心化,區塊鏈技術中的「純數學性」將無法發揮其作用,但中本聰向我們展示了如何做到這一點。在中本聰之前,我們已經知道如何以安全和可擴展的方式進行通信,這並不困難(高 TPS 鏈的擁護者需要了解這一點);我們不知道的是如何以去中心化的方式進行。這類似於邁克爾·法拉第用世界上第一台發電機向我們展示了如何獲取電力,隨之產生骨牌效應——得益於此,我們產生其他創新,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

我們解決了可擴展性難題了嗎?

目前,還沒有區塊鏈解決了可擴展性難題,這就類似於在 20 世紀 90 年代希望能在一分鐘內下載一部電影一樣;那時的技術和對其的採用根本還未準備好。

人們向網際網路項目投入時間或金錢,是為了獲取利益。然而令人震驚的是,沒有任何一個主流區塊鏈協議在經濟上是可行的,也就是說費率收益應大於區塊鏈運行成本。

比特幣充分發揮了其主要功能:價值儲存;但它需要「印刷」BTC來支付安全費用。它每天「印刷」價值約 3100 萬美元的 BTC,只產生約 30 萬美元的 BTC 交易費(2022 年 7 月)。

幾次減半後,或者當所有 2100 萬個 BTC 都被開採出來後(估計是在第 2140 年),比特幣是否能在經濟上可行?沒有人知道。我想大多數人都會同意,隨著更多的減半發生,其經濟可行性必然會有所降低(如果其他一切保持不變)。

以太坊升級為權益證明後,它很可能成為首個經濟上長期可行的區塊鏈,因為網路維護成本預計將低於創建區塊產生的費率。事實上,在EIP 1559(BASEFEE燃燒)之後,以太坊已經產生了一些通貨緊縮的區塊。

以太坊是最接近解決可擴展性三難問題的區塊鏈,它通過建立統一的結算和數據可用性層,擁有最佳的可擴展性策略。以太坊的社群是(恰當的研發、公共物品和贈款)能夠使其實現這一點,它是唯一能做到這一點的生態系統。

網路效應

在以太坊網路上,核心團隊、投資者、驗證者、開發者和用戶等角色使用相同貨幣進行互動,創造了一個美麗積極的反饋飛輪,建立起更強大的社群。

為什麼「加密用例爆炸」發生在以太坊?DAO、NFT 和 DeFi 並沒有在2016-2018年神奇地出現;

自以太坊白皮書起,這些用例就處於孵化中,由業內的最有創新精神的人們創建,他們多年來不倦地進行建設,更新網路和開發 dApp。dApp 吸引用戶(和資金),進而吸引更多開發者,建立更多 dApp,吸引更多用戶,以此類推——創造了一個稱為「雙面平台網路效應」的正反饋循環。

「……雙邊網路的真正顯著特徵是,它有兩個不同類別的用戶:供應方和需求方的用戶。他們各自出於不同原因來到網路,並為另一方產生互補的價值。」

– James Currier,《網路效應手冊》。

延伸閱讀:8年PoW宣告終結》以太坊簡史:V神、中國挖礦業,與 NVIDIA

現在投資以太坊還來得及嗎?

Hayes在一篇文章中寫道,儘管 ETH 的市值比其競爭對手大得多,但從網路基本面的估值來看仍很便宜。Hayes比較了 ETH 與其主要競爭對手的估值、開發者數量、地址數量和 TVL 價值。

考慮到 ETH 與其替代方案相比,在基本面估值上更便宜,從投資角度來看,ETH 提供了最具吸引力的風險/回報率。

「最重要的稀缺資源是合法性」

區塊鏈技術與許多其他技術不同,如果你想讓一個網路去中心化,你不能只是打開「區塊鏈開關」。為了讓它正常運作,需要一種強大的社會力量——合法性。

合法性在Vitalik的貼文中被定義為:

「合法性是一種高階的接受模式。如果某種社會環境中,人們廣泛接受並在發揮自己的作用以實現某項結果,且每個人這樣做的原因是期望其他人採取同樣做法,那麼該社會環境中的結果就是合法的。」

為了理解這種合法性的想法,請問你自己:

  • 為什麼以太坊能夠比任何其他智能合約區塊鏈支付更多安全費用?
  • 為什麼區塊鏈能夠從 51% 的攻擊中恢復?
  • 為什麼一些硬分叉比技術上完全相同的分叉區塊鏈更有價值(例如,Ethereum vs Ethereum Classic,Hive vs Steem)?
  • 為什麼一些 NFT 比其他的更有價值,儘管使用完全相同的圖像來代表它們?

所有這些問題的答案是合法性。

為什麼社群如此重要?

在區塊鏈生態系統中,合法性在社群內發展並得到維護。社群不僅承載著合法性,在此處維護區塊鏈的權力和責任也被分配給成員,從而使網路更加分散和去中心化。

社群越強大,就越合法。考慮到以太坊有成熟強大的網路效應,來支持用戶、開發者、投資者和驗證者,我認為以太坊在智能合約區塊鏈中擁有最強大的社群。

延伸閱讀:以太坊合併》SEC 主席:PoS 加密貨幣皆可能受證券法約束!

與摩洛神交好

在我的加密貨幣生涯早期,我就意識到要了解區塊鏈技術如何幫我們解決重大問題,這樣才能理解其價值所在。我花了很多時間去理解協作的失敗,它被稱為摩洛神之患。

摩洛神有諸多定義,我對它的定義是——它解釋了「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美好的事物」。我認為摩洛神的本質在這個失敗的養魚合作中得到了最好闡釋。

作為一個思想實驗,讓我們考慮在一個湖里養魚。

想像一下,一個湖里有一千個相同的養魚場,由一千個相互競爭的公司所有。每個養魚場的利潤為 1000 美元/月。一段時間內,一切都安好。但每個養魚場都會產生廢物,從而污染湖水。假設每個養魚場產生污染達到一定限度,會使湖中的生產力每月降低1美元。

一千個養魚場產生的廢物足以使生產力降低 1000 美元/月,這意味著沒有一個養魚場在盈利。這時就需要資本主義:有人發明了一個複雜的過濾系統,可以去除廢品。

它的運行成本為 300 美元/月。所有的養魚場都自願安裝了這個系統,於是污染結束了,養魚場現在的利潤是  700 美元/月——仍然是一個可觀的數位。

但有一個農民(我們叫他史蒂夫)不想花錢操作過濾器。

現在,一個養魚場的廢物污染了湖水,使生產力降低了 1 美元。史蒂夫的利潤為 999 美元,其他人的利潤為 699 美元。

其他人看到史蒂夫不在過濾上花費費用維護,於是他們也斷開了他們的過濾器。

一旦有四百個人斷開了他們的過濾器,史蒂夫的月收入就下降到 600 美元——低於如果所有人都保持使用過濾器時的收入,而那些可憐的、遵守道德的過濾器使用者只賺了 300 美元。史蒂夫對大家說:

等等!我們都要自願約定使用過濾器!否則,每個人的生產力就會下降。

每個人都同意他的觀點,他們都簽署了《過濾器公約》,除了一個有點混蛋的人,我們就叫他邁克吧。現在大家又開始使用過濾器了,除了邁克。

邁克的收入是 999 美元/月,而其他人的收入是 699 美元/月。慢慢地,人們開始認為他們也應該像邁克一樣得到大筆的錢,為了 300 美元的額外利潤而斷開他們的過濾器…。

一個利己的人不會有任何動機去使用過濾器,但有一定的動機去簽署一個讓所有人都使用過濾器的協議,但在很多情況下,他有更大的動機等待他人簽署協議,但自己卻不參與。這可能會導致無法達到平衡,即沒有人會簽署這樣的協議。”

衡量人類進步的一個方法是看我們是否能發展出更好的方式來相互協作。

語言、宗教、政府、國家、憲法、貨幣制度、科學方法和網際網路都是人類協作之樹上結出的果實。這些發明中的每一項都是對摩洛神贏得的一場小戰役(儘管它們都伴隨著各自的犧牲)。

但還有更多戰役,我們尚未取得成功:腐敗、審查制度、隱私權、公平貿易、經濟正義等等。

「尋找、發現和構建一個系統,使之能夠實現勢不可擋的人類協作,對人類來說是如此令人嚮往,甚至最宏大的科幻作家都無法想像我們用這項技術能構建何等未來。」

— David Hoffman,《以太坊:摩洛神的殺手》。

David 這樣解釋道:

不可阻擋的程式碼、不可改變的交易和不可印刷的貨幣是人類從未擁有過的終極協作工具包……以太坊是一個生產協調機制的平台……意味著世界即將變得更加協作化。

世界電腦走向綠色

合併是今年最令人期待的加密貨幣事件,也是以太坊的一次歷史性升級。根據最新估計,合併預計將在2022年9月14-15日之間發生。簡而言之,合併意味著區塊生產的引擎從工作證明(POW)轉換為權益證明(POS)。

我想重點談談為什麼ETH的價值在未來幾個月升值,這一切都與超健全貨幣(Ultrasound Money)概念有關。

超健全貨幣可以立理解為是一種文化,認為 EIP 1559(BASEFEE燃燒)的結合和此次合併可能導致 ETH 供應減少。合併後,ETH 的發行量將減少約 60-90%(取決於質押的參與度),其效果相當於至少兩次比特幣減半。

North Capital 的加密貨幣分析師 Hal Press 寫了一篇文章,寫道:

這對 ETH 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永久購買壓力。

合併後,ETH 將符合 ESG 標準(ESG 表示環境、社會與治理;此處表示ETH將不再有高能耗的礦工),使新的機構投資者能夠投資 ETH。而我們已經看到瑞士銀行 SEBA 正在做出此舉。

許多人都把被押注的 ETH 描述為為網際網路債券,因為通過押注證明,你可以押注 ETH 來永久產生收益。

風險

基於其上一周期的表現,我認為 ETH 不比 BTC(目前「風險較小」的加密貨幣)的風險高很多。的確,ETH 目前的波動性更大,它在熊市中的表現通常沒有 BTC 好(儘管 ETH/BTC 目前正在創造當地的新高)。

但是,BTC 涉及的許多風險也可能會衝擊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包括 ETH。

如果更多的穩定幣崩潰怎麼辦?如果監管機構因以太坊勢不可擋而對其進行打擊(如龍捲風現金案,此前美國財政部對Tornado Cash做出相關制裁),或突然決定給其貼上證券標籤?如果合併不按計劃進行怎麼辦?如果以太坊的複雜性造成的問題多於進步怎麼辦?如果 DeFi 並不像我們想像的那樣有彈性怎麼辦?

挑戰

它對環境友好嗎?它沒有有限的供應,那麼它是健全的貨幣嗎?它安全成本很高,是否足夠高效?

所有這些挑戰都可被簡單回應——它們很可能在合併後得到解決。

對零售用戶來說,它是否太貴了?它是否適合大眾使用?如果零售用戶不怎麼關心去中心化怎麼辦?

這些都是比較有挑戰性的問題,解決可擴展性的三難問題絕非易事。但前路是清晰的,如果有一個團隊/社群最適合應對這些挑戰,在我看來,那就是以太坊的開發者,因為區塊鏈生態系統中的大部分創新都來自他們。

ETH能提供目前最好的風險/回報比率之一。

它可以說是解決可擴展性三難問題的最佳候選者;它是具有最大網路效應和最大合法性的智能合約鏈;它的協調機制可以幫助解決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問題;而且它很可能成為一種通縮資產。所有這些特性都為ETH帶來穩定的優勢,對其協議進行支持。

我們不要忘記,區塊鏈生態系統有有潛力化解人類之間的協作失敗,從而創造巨大價值——而其中的大多數,仍在前路,等待著我們的探索。

📍相關報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Bankless觀點 : 為何要 All-in 押注以太坊? 5個簡單理由解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revious post FTX、幣安爭相競購Voyager資產!幣安5千萬美元出價暫勝、$VGX大漲13%
Next post 那斯達克入局!正佈局加密貨幣託管服務;執行副總:將評估建交易所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