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中文以《趙長鵬的龐氏騙局》封面又改標!他們發現了什麼幣安秘密?

彭博(Bloomberg)商業周刊中文版第 250 期將創辦人趙長鵬 (CZ)作為封面人物,以「趙長鵬的龐氏騙局」為題做專題報導,後又緊急改標為「神祕的趙長鵬」,其中闡述了幣安自 2017 年創立以來的一系列爭議事件,以及來自趙長鵬本人的解釋。那麼彭博究竟為何會以龐氏騙局來形容幣安?動區今天帶你來一看究竟。
(前情提要:彭博社:SEC正調查幣安 BNB 是否構成證券出售;BNB一小時閃跌5%
(背景補充:CZ : 加密寒冬可能持續4年,幣安將擴大投資;DCG CEO : 市場已達「最大痛苦」

 

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第 250 期選用幣安(Binance)創辦人趙長鵬(CZ)作為封面人物,在專文中介紹了自幣安誕生以來的一系列爭議事件,並提供來自趙長鵬本人的解釋,而該期封面標題從最初的「趙長鵬的龐氏騙局」,後來更改為「神祕的趙長鵬」,相當耐人尋味。

根據該專文,彭博商業周刊是通過法庭文件丶公司文件以及對 40 多名幣安現任和前任員工及業務合作夥伴的訪問,了解了幣安的公司歷史。

延伸閱讀:擊敗太極門!幣安向《富比士雜誌》戰略投資 2 億美元,助其發展 Web 3 基建

舊版彭博中文250期封面《趙長鵬的龐氏騙劇》

記者對同一件事可以採用完全不同的兩種敘事,是不是?

你可以說「這個人逃進了一家餐廳」,

也可以說「他慢慢走進餐廳,盡情享受陽光下的美景」

—- 彭博中文商業周刊 250 期

論點1:幣安是巨大的垃圾幣賭場 

彭博形容,幣安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垃圾幣賭場,相較於同期的競爭者  Coinbase 僅提供少數的主流穩定幣供交易。一名匿名者告訴該週刊,趙長鵬意識到了加密貨幣的投機性,他支持行業中那些最愚蠢的代幣,並起鼓勵人們購買,就像是現在人們常講的叫著「快 All in 狗狗幣發財吧」。

專文中寫道:

幣安通過為一些規模較小的數碼代幣提供不受監管的投機交易而逐漸壯大(其中一些小型代幣被稱為山寨幣或垃圾幣,最著名的一種叫狗狗幣,它超初只是一個玩笑,現在總市值已高達 80 億美元)。

幣安從這類交易拓展到與這些代幣的價值掛勾的高槓桿金融產品。這些衍生品在世界許多司法管轄地都是非法的,但這沒有影響到幣安自身,因為它並未設在任何管轄地。

專題中還提及,幣安會舉辦各種比賽,獎品從藍寶堅尼到瑪莎拉蒂都有,鼓勵人們購買山寨幣發財,註冊推薦碼還具有類似直銷的分層等級制度,甚至會有幣安天使等義工會在 Telegram 推廣交易所,這些都是幣安的行銷風格。但幣安發言人 Jessica Jung 表示:

「這些幣安天使們並不是給薪工作,而僅是無償工作,並不是為了致富才這麼做。」

文章中還指出,幣安的業務模式存在潛在與客戶的利益衝突,例如剛上市的代幣通常都會瘋狂上漲,交易量會急速飆升,一些人質疑這其中有許多內幕交易。但 Jessica  對此回應稱,幣安員工必須遵守嚴格的職業道德準則,禁止進行短線交易,否則會遭解雇。

據動區此前報導,幣安在 2019 年 7 月宣布上架狗狗幣,隨著柴犬幣崛起,又在 2021 年 5 月上架柴犬幣,一開放交易就吸引大批用戶購買,甚至一度讓幣安發生史上首次儲值地址不足的狀況。

延伸閱讀:WSJ爆料:Gnosis上架幣安前疑有內線交易!CZ:0容忍、GNO相關錢包均與員工無關

延伸閱讀:幣安掀「柴犬幣」搶購潮!史上首次儲值地址供不應求,CZ: 別買你自己不懂的幣

趙長鵬當時曾表示,自己並沒有持有或購買任何狗狗幣或柴犬幣,而幣安上架柴犬幣,也不代表幣安支持甚至推廣柴犬幣,僅是提供有需求的用戶一個中立的市場,建議用戶不要光跟隨著市場熱潮,就購買自己不瞭解的幣種

論點2:幣安誘導投資者,參與了Terra 崩盤事件

報導也提及,幣安曾鼓勵客戶投資一個名叫 TerraUSD 的穩定幣,並提供接近 20 %以上的年收入,稱其既安全又高收益。而隨著 Terra 崩盤後,幣安持有的 16 億美元也已經歸零,但趙長鵬對此並不在乎,表示「自己對金錢並不是很在乎」,在這之前也未對客戶發出高風險警告。

延伸閱讀:幣安當年的16億鎂Luna也歸零!CZ : 質押獲1200萬UST,將支持小型投資者優先賠償

專文中這樣寫道:

至於結果如何,加密幣愛好者們現在已經知道了,而且所有習慣正常金融市場法則的人可能也會猜到–Terra 既不安全也沒有高收益。批評人士指出,這種代幣就是一種龐氏騙局。

因此,許多當初從幣安接觸到 Terra 相關代幣的投資者卻憤恨不平,稱當初他們遭幣安誤導了 Terra 相關風險,並提出了訴訟稱幣安違法,未揭露適當的投資風險。

但報導提到,趙長鵬在談到 Terra 崩盤時表示,實際上, Terra 的自我恢復能力讓他驚訝,沒有救助措施、也沒有中央銀行、更沒有政府干預。換言之,市場崩盤就像是家常便飯,即使如此,市場仍會繼續走下去。

在 Terra 崩盤後,發言人 Jessica  也對此回應稱,幣安會開始評估代幣的推廣方式。

論點 3:去中心化?沒辦公室?其實有上海秘密基地

報導稱,趙長鵬選擇了科技公司很流行的創業路線,一開始無視政府要求,然後等到發展到足夠大之後,就轉向與政府開始打交道,開始以合法名義鎖定市佔率。

幣安是在英屬維京群島註冊為 「Binance Holdings Ltd.」的公司,但報導認為,交易所總部在哪裡,以及時實際擁有者有誰是個大哉問。總部自去年已經搬去了杜拜,報導稱他買下了一間公寓與商務車,將全部資產都搬了過來,租了辦公室,趙長鵬還誇讚自己與阿聯酋政府關係密切。

但報導稱,事實上在 2019年時,幣安還曾經在上海黃埔區中有自己的辦公室:

趙長鵬本人一直過著游牧股的生活,在酒店客房和租住的公寓裡工作,並且經常來往世界各地,在此期間通過短訊、電郵以及視像會議與員工聯絡。

但是幣安的前員工們說,有一段時間,幣安其實有一個隱秘的大本營·這樣做並不容易,不僅因為這與該公司所聲稱的作為一個去中心化組織的理念相背,而且,這個大本營位於官方禁止交易加密貨幣的中國。

在中國政府關閉幣安競爭對手的交易平台時,幣安自己卻有 100 多名員工每天到位於上海市黃浦區的某個辦公室打卡,戴著雙語工作證丶坐在傳統的辦公桌前上班,他們說,公司用上海瑞闕文化發展公司的名發聘用他們,並為他們申請工作發證,還要求他們在公共場合謹慎配戴有公司標誌的東西,還有不要告訴任何人他們在哪裡工作。

專文寫道,直到 2019 年11月,中國發布禁令關閉了許多加密貨幣交易所後。許多員工被重新分配到了上海各地的共享工作空間,或者跟著趙長鵬前往其他國家。當時加密貨幣媒體 The Block 還曾報導,幣安在中國曾有辦公室、遭到公安突襲

延伸閱讀:中國|CZ 趙長鵬怒駁「幣安上海遭公安排查」消息,Bithumb 上海疑正處「停工」狀態?

而在上海黃浦區辦公室傳出遭突襲後,趙長鵬仍否認,他稱沒有警方行動、沒有突擊搜查、也沒有辦公室,稱 The Block 的報導是 FUD,並稱會起訴,但後來趙長鵬並未起訴 The Block 。對此,彭博社在杜拜四季酒店問起這件事情時,趙長鵬並未否認上海辦公室的存在,他只是稱記者可以對同一件事採取完全不同的敘事。

如今幣安已經成為加密貨幣圈尋求合法監管的代名詞,有些國家已經允許營運交易所,但仍受到部分國家阻饒,尤其在美國尋求合規的事情更是令監管單位感到離奇。

在 2019 年,趙長鵬成立了美國幣安 Binance.US,為爭取限制交易高風險產品,以滿足美國法律要求。但福布斯卻報導稱,Binance.US 僅僅只是個幌子,主要是要讓幣安在美國的交易主體避免被審查。

對此,在杜拜的趙長鵬表示當時這篇報導並不準確,但當今美國 SEC 仍在對當時的幣安舉動展開調查,與該業務相關的華盛頓遊說公司(Rulon & White Governance Strategies)合夥人懷特( Todd White )對彭博社表示:

這些調查是趙長鵬沒有認真對待合規性的後果,我知道幣安正在嘗試建立一些東西,但反洗錢規則非常重要。我在 2018 年某次會議上敦促幣安高管嚴肅對待合規問題,但遭拒絕,他們對此非常不屑。

-Todd White

在杜拜的趙長鵬受訪承認,過去很多失誤是公司的責任,但那些都已經是過去了,在去年開始他們已經改變了做法,現在他們不會去對監管機關解釋,為什麼不受監管的大型加密貨幣交易所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

據動區此前報導,目前幣安正遭遇美國監管當局的多個調查,今年 2 月,SEC 就傳出正在調查 Binance.US 及疑似幣安創辦人趙長鵬掌控的 2 家做市商之間的關係,今年 6 月,SEC 更傳出調查 BNB 是否構成證券出售。

📍相關報導📍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彭博中文以《趙長鵬的龐氏騙局》封面又改標!他們發現了什麼幣安秘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revious post 以太坊單夜大漲20%一度上1,400鎂!研究機構 : 多數被迫拋售已結束、市場趨於穩定
Next post 按下紅色按鈕:解讀Celsius、Voyager 啟動美國破產法11章流程與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