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千字幣圈爭議秘辛》麻吉大哥回應割韭菜 : 寶島金融ETH應該去問Ryan!我從沒ICO過

無聊猿(BAYC)超級巨鯨麻吉大哥(黃立成, Jeffrey Hunag)遭推特 KOL 爆料事件持續延燒,黃立成也開始出面抨擊該篇調查報告,並揚言提告。為了平衡事件中的各方說法、為社群帶來更完整、準確的事件輪廓資訊,動區稍早獨家聯繫到了黃立成,訪問其對該調查報告的看法,以及「他的版本」中這 4 年來實際發生的、10 數個項目的細節故事。
(前情提要:調查全文》麻吉大哥遭爆挪用寶島金融 2.2 萬ETH、推10個垃圾項目;大哥 : 錯誤資訊

 

「這是 Crypto,所有動作都會被紀錄在上面且公開透明、不可篡改

區塊鏈永遠不會騙人,大家可以自己去看」

(本文為記實訪問報導,內容引述的訪者說法皆其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動區立場,事實如何須待更多證據查驗,請投資者自行斟酌、注意風險)


推特 KOL ZachXBT 爆料麻吉大哥的挪用寶島金融(Formosa Financial) 22,000 ETH、推出 10 於個割韭菜項目的事件在社群持續發酵,麻吉大哥也終於出面回應,除了抨擊該調查報告外,也提及接續即將進行的法律行動反擊。

今天,動區聯繫到了麻吉大哥進行了該爆料事件的訪問。

回應 ZachXBT 的調查報告

「我的地址只有一個,那就是 MachiBigBrother.eth,他報告中的那個地址根本不是我的」

在訪問的開始麻吉大哥即如此表示,以質疑該篇調查報告的正確性,「他報告裡面只提到了某個不屬於我的地址,卻沒提到眾所周知我的 MachiBigBrother.eth 以太坊地址,這本身就居心叵測。」

為了證明調查報告中提到的地址牽扯到自己沒道理,麻吉大哥引用了稍早 Cointelegraph 報導中的調查結果來回應,Cointelegraph 提到「該位 Defi 偵探雖然給出非常多的地址證明,但並未提供足夠或直接的證據證明該地址與麻吉大哥或謝國樑(George Hsieh)有關」

「事情就是這樣,他們根本不能證明這個地址是我的。」

動區:那兩個領走 22,000 ETH(現值約4,500萬美元)的地址,到底是誰的?

根據麻吉大哥的說法,所有募集寶島金融(Formosa Financial, FMF)資金的地址,皆為該項目團隊的兩位實際控制人「執行長 Ryan Terribilini、技術長 Lorne Lantz」所持有,他也不知道這些錢到底是怎麼被轉移的,更不知道調查報導中提到的兩個挪用走 22,000 ETH 的地址到底是誰、總共 44,000 ETH 募集資金被流向哪裡?

「你應該去問 CEO 才對,我只是顧問而已,那個調查報告根本沒辦法證明我跟那兩個地址有關。

我怎麼知道後來錢被用在哪?我甚至介紹了當時台灣最強的一大群工程師來幫他建造產品,最後連產品都沒看到,我也覺得很誇張」

「真正知道這些地址是誰的人是幣安(Binance),但今天他們也沒有出來講話或出來證明」,為此麻吉大哥表示道,ZachXBT 根本無法提出證明這些地址確切是誰的的證據,所以該篇調查後續內容根本就就不成立。

當動區問道「能否提出證據證明這些地址不是自己的?」,麻吉大哥則解釋道,因為這些地址不是自己的,且他也非團隊成員無權動用,也不知道資金運用細節,所以他自己也很難拿出證據,證明這些地址不是自己的。

動區:在寶島金融(Formosa Financial, FMF),你究竟扮演什麼角色?

「我是最強顧問!

不能說所有最強的 Advisor 都是我找的,但很多資金和圖片上顧問名單都是我帶來的,像是 Jamie Lin(林之晨),他是 Appworks Founder 和台灣大哥大總經理欸!

但後來發生的事我真的不知道,你們應該要去問問 Ryan 和 Lorne ,怎麼會有 44,000 顆以太,項目還做不起來、公司還經營不起來,甚至連產品都沒看到。」

麻吉大哥回憶道,那是 2018 年 Crypto 早期,那時候大家都很會吹「那時候 Ryan 以早期瑞波(Ripple)團隊領導人的身份來找我,我當然覺得很屌,那時是 2018 年,那時候的 Ripple 還很屌欸」、「所以那時那個白人來找我,而且又是帶著一個把台灣打造成 Crypto Island 的目標,我當然很支持啊」。

麻吉大哥提及,Ryan 似乎以前也曾在前立委許毓仁(Jason Hsu)辦公室工作過「Jason 是立法委員欸他也支持,在幫他」,於是開始大力幫他,是也想要台灣好。

「那時候國際上都認為台灣的 Crypto 法規很友善,幣安很想在台灣落地,他們好像 Promise 了可以幫忙 Binance 在台灣開銀行帳號,所以幣安投了 1,000 ETH。

很多投資人看到了這個,認為會上幣安,上了就是 5 倍 10 倍,所以每個人都搶著投,連我都投不多,因為額度不夠。」

麻吉大哥揭露道,其實他原本有 5,000 ETH 的 FMF(寶島金融代幣)額度,但因為投資人瘋搶,所以他把大部分的額度都分給親朋好友,自己只投到了一點點,「那時候我也沒那麼有錢,而且我想要的不是 ETH,我想要的是那個 Token FMF」。

被掛為共同創辦人?

動區:那關於你才是寶島金融的創辦人的爭議呢?我們也曾看過早期的某版白皮書中,你掛的 Title 是創辦人

「那是他們亂掛我的 Title,目的就是為了蹭我,為了募到更多資

我就說我只是 Advisor,堅決要求他們把我拿掉,後來發現那次開會還被他們錄音。」

據麻吉大哥的說法,「那時候他們兩個(Ryan、Lorne)就怪怪的了,他們好像還互相錄音,甚至聽說後來他們兩個還互告」。並提及,當時兩位主要公司經營者互咬甚至演變到後來互告時,也曾找過他,「我也跟他們兩個說,你們才是 CEO 和 CTO,公司資金和私鑰都在你們手上,你們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你們不要撕破臉了還來找我」。

麻吉大哥也提及,林亞潞(Yalu Lin)是最早離開的,自己在募資後便結束了顧問的職務,「所有 44,000 ETH 募資額都是他們兩個控制的、公司也是他們管的」,後續公司發生的種種事件,由於他也沒有參與公司的管理,因此他僅有聽說一些事件,但具體細節他自己也不清楚:

「後來也聽說 Ryan 自己飛去菲律賓買 License(牌照)、雙方互撕互告、甚至後來 Ryan 還找了另一位白人 Jeremy Firster 作為新 CEO、公司賣給另一家公司脫身。

那時候還沒有 Rug Pull(軟地毯),那時還叫 Exit Scam

他們後來把錢轉來轉去不知道跑去哪裡,我怎麼知道?我不是管理公司的人,我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在幹什麼」

據麻吉大哥的說法,他聲稱自己也是這個項目的受害者,在卸下顧問後與團隊有經營或金流上的溝通只有一次,而那次是關於退款的:

「我只跟他們說,有兩種人的錢你一定要還,

一是美國人的錢,因為觸犯美國法律,你不還在全世界都會有問題會被 SEC 追殺,

二是秘銀的錢,秘銀當初支持這個項目,秘銀的錢你們也一定得還。

他們後來有把這兩種人的錢還了之後我就沒在管了,至於剩下的錢他們是怎麼用掉的,我也不知道」

動區:那前立法委員謝國樑呢?

「George(謝國樑)據我所知,是被他們兩個踢出公司的」

其提及,謝國樑早期確實也出錢出力,肯定了其在項目早期的貢獻「不是我要幫我兄弟說話,但他那時候還幫團隊對接了各大銀行的高層」:

「當時是 2018 年,有誰有能力讓他們跟各大銀行對接?而且還是高層呢!

幣安似乎也是看到了這個能力,投了 1,000 ETH」

「爾後他們把 George 踢出團隊,後來項目營運怎麼樣、金流如何轉移,George 也不知道,他也很無奈」麻吉大哥如此解釋道。

「這也是我的錯吧,一開始確實有人跟我說過那兩個人怪怪的,叫我不要跟他們合作,我沒聽。

直到後來所有介紹資金進來的代投人都有拿到 10% 的 Bonus,只有我和透過我朋友投的資金,沒有拿到 10% 的 Bonus,我才想說這兩個人怎麼這樣搞?這兩個人怪怪的」

動區:關於內文提到的幾個關係人?

「小邦和 Wilson 也是無辜,那幾個被調查報告提到的地址也不是他們的」麻吉大哥再次強調,該報告提及的地址與提到的後續轉幣行為,都與他或他的朋友無關。

「XY Finance 和 Swag 的 Wilson 跟 Sam,他們幾個小朋友以前都在我們公司,他們自己出來做項目我當然是作為顧問、早期全力支持,幫他們接上所有最屌的資源,

我是最強的顧問,但那都是他們自己的公司,調查報告提到的很多東西跟我無關,你們應該去問 CEO 才對」

為此,動區也聯繫到了內文中提及收受大哥贈予無聊猿(BAYC)NFT 的 XY Finance 創辦人黃偉軒(Wilson Huang),他則向動區表示:

「感謝大家關心,這篇關於提到我的部分屬於不實臆測,地址並不是我也不是我的 avatar。大哥在 XY 也是早期顧問,並沒有參與任何決策。

熊市將至,我的團隊們將會持續打造產品,XY 與 Steaker 團隊還會繼續推出更多服務,關注我們持續更新的推特就會知道了。」

動區:既然如此,那 10 個項目指控究竟是怎麼回事?

麻吉大哥首先否認了調查報告中所述他在這些項目中的角色,他強調,大部分的項目他只是早期的大力支持者、投資者,而非文中所說的,是這些項目的發起者或共同創辦人(或幕後黑手)。

「我在很多項目都是最大鯨魚、首批 Defi 流動性玩家,

我出錢、出力、出人脈,或出面在最早期大力支持這些 Defi 項目,但這不代表我是 Co-Founder」。

說到這裡,麻吉大哥抱怨這是個長期以來困擾他的問題,並更近一步解釋「所謂的」這個現象:

「因為我的名氣大,而且通常都在項目沒什麼人理的早期,出錢、出力的支持力度通常是最大的,所以很多人會黑我說我是這些崩潰項目的背後控制人或共同創辦人

他們怎麼不說那些後來很成功的項目,是我推的?」

為了證明有被差別對待,麻吉大哥提了三個例子:

  1. 帶起 2020 年初 Defi 時代的 Yearn.finance,我最高的時候擁有總供應量 11% 的 YFI 代幣,甚至我的地址被以太坊鯨魚追蹤網站標記為 YFI Whale,全世界只有我有這個標記
  2. 算法穩定幣始祖 Basis Cash 的創建初期,我那時候存在裡面的錢應該是全球榜單中排名第一的
  3. 現在 NFT 頂級藍籌項目無聊猿 BAYC,他在地板價 1 ETH 以下沒人要玩的時候,我也大力支持買了 120 隻 BAYC

「在沒人要理 BAYC 的時候還有人說這是我的項目,但當他價格突破 50 ETH 之後,大家怎麼不說我是共同創辦人,只說我是大戶了?」大哥如此提到。

接著,麻吉大哥還特別向動區強調了自己在加密貨幣市場投資的作風與邏輯,「我一直以來都是 Crypto 或 Web3 的 Style 的,為什麼不是 Co-Founder 卻常常以普通投資者的身份,在早期特別大力投入和支持?是因為這就是 Crypto 的精神」,他特別舉了 Defi 市場都還沒萌芽時,捐贈了 400 萬美元給 Yearn.Finance(YFI)團隊的例子:

「那時候我也還在學習,不知道他們有可能自己提前挖礦,

但我就是看他們團隊很可憐,很努力的做事,又連團隊代幣或薪水都沒有,

所以我捐給了他們團隊 4 個人,各 100 萬美元的 YFI,這件事你也可以去查鏈上紀錄,都是真的」

他還向動區補充了 YFI 團隊的感謝推特和地址紀錄,這是在調查報告事件發生後,早年接受麻吉大哥捐款的 YFI 團隊的評論:

「Jeff(大哥)也許是個有爭議的角色,但這(捐款 400 萬美元給團隊)是真的。我沒有在早期辭職放棄就是因為他的慷慨,」

大哥再舉了無聊猿(BAYC)的案例,再次闡述他在加密貨幣市場的作風與目的,並表示這才是加密貨幣精神的「去中心化貢獻精神」:

「BAYC 的創辦團隊也來自台灣,所以我就支持,

在早期的時候我印了一大堆猩猩,也到處送人,從團隊、朋友、加密貨幣 Defi 大佬每個都送,這就是 Crypto 精神的推廣方法。」

「至於這樣對我有什麼好處,因為這樣做才會有更多人玩,我這樣貢獻,漲了我就賺錢啊!」為此,麻吉大哥接續舉了 BAYC 他作為最大貢獻者的例子:

「我後來不只送身邊的朋友,還送了陳柏霖、林俊傑…這些人,

你以為這樣就很屌了是不是?我告訴你我後來玩到還給杰倫!是周杰倫欸!」

「這些人本來沒有 Crypto,但拿到這些猩猩禮物,他們是不是就要學著怎麼創錢包?」

然而,也不是所有人拿到大哥的禮物都會是正向的結果,麻吉大哥也舉例道「像有一個大項目的 Founder,我送了他兩隻 BAYC NFT,結果他隔天就去市場上賣掉了」:

「他這就是不給我面子,我送你你馬上砸掉,你這樣做沒有誠信?

所以我也馬上去市場上把他的幣全部都砸掉了,這時候社群又罵我,明明是他搞我」

「但是這是個悲傷的故事,因為那個幣後來漲了 20 倍,如果那時候我沒有把幣都砸掉的話,我有的幣的價值會是 1 億美元」麻吉大哥也感嘆到。

據麻吉大哥說法,這就是他在玩加密貨幣的風格、都是 Web3.0 的貢獻精神,但可能是因為他太有名了,很多時候都會被模糊焦點,「好的時候都沒人在說,有時候幣價不好了就在那邊黑我」。

以上為大哥方面針對該調查報告的回應,究竟事實如何還需等待更近一步的調查與相關證據,訪者言論不代表動區立場。


以下為數個項目大哥對過去 4 年經歷的項目回憶:

其他項目回顧

回憶秘銀(Mithril, MITH)

「我從來沒有 ICO 過,那些全部都是私募!」

當動區向其表示驚訝時,麻吉大哥解釋道,那是因為當初 17 直播準備要在美國紐交所上市,「而且我也覺得當年那種 ICO 方式看起來就很危險,把一個地址放在公開網站上叫大家投,這太容易被攻擊了」,因此他過去選擇的方式都是私募的手法。

而關於當被問到秘銀(Mithril, MITH)募資的經歷時,他則提到:

「當時我剛進幣圈還在學習,不知道有鎖倉這種事,所以一開始都沒鎖倉

後來知道很多機構一拿就會亂砸,我就很生氣,因為你們砸了要負責的是我」

其解釋道,「那時最多好像募到了 1.2 萬顆 ETH,是我叫他們退的、因為砸盤了我要負責,所以後來退了很多錢,好像退到後來剩 6,000 ETH」

為此,他也抱怨了自己與外界所謂的「大割」說法有巨大的差異:

「我都是私募,你去問問有直接透過我投資的人,有誰虧過錢?」

「秘銀很屌!你看不止 Binance,他上了幾乎所有全世界最重要的交易所」至於當動區問到秘銀項目是否被拋棄時,他則解釋道,秘銀還活著也在做事,像後來的 MachiX、秘銀現金(Mith Cash)其實都是秘銀的子公司。

幣安灌票事件與寶島金融贓款地址的關聯?

「那次是幣安在辦社群上幣投票,大家都在比財力、能動用到最多 BNB 大鯨魚支持,

雖然裡面有兩個是 Binance 自己的項目,但我們還是打贏了,我們號招到資金來支持我們」

「雖然後來幣安自己收回了比賽結果,還說我們作弊並取消了我們的資格」麻吉大哥表示對此結果不敢苟同,也很生氣,「但我也沒去罵他們,因為我還是想上他們!

「幾個月後,我們還是靠自己的力量(財力)上了,最後那四個項目也只有我們有成功上架」

而當動區問及,為何寶島金融收受 11,000 ETH 的那個地址,也大買 BNB 支持該次票選時,麻吉大哥如此解釋道:

「那個我也不知道是誰,我們那時候就很轟動,Twitter、Facebook、Wechat….到處號招大鯨魚支持我們投票

那應該是某個也有投資寶島金融和秘銀的大鯨魚,響應我們號招的行為」

Cream Finance 回顧

「我前面說的 Crypto 精神,也就像 Cream Finance 那樣」大哥提到,Cream 雖然是 Compound 分叉出來的項目,但 Cream 在項目的一開始,便送給了 Compound 公司 25% 的 Cream 代幣:

「雖然他們的代碼都是開源的,在網路上誰都可以 Fork

但你想想我的本業,我是音樂人、我後來做的 MachiX 也是在做版權的,我特別重視這件事,因此雖然沒有義務,但我給了他們 25% 的 Token

他們後來也很開心、他們賺爆了」

麻吉大哥解釋道,「也是因為這樣,他們還主動來當了 Cream Finance 的 Backup」。

而當被問及 Cream Finance 的數億美元駭客事件時,麻吉大哥則強調,這都是發生在他已經離開 Cream Finance、由 Yearn 團隊接管的時期:

「我記得 Cream 總共發生了四次駭客事件,三次數千萬美元到 1.6 億美元,一次小的 100 多萬美元,是我們把錢給另一個台灣團隊 Furucombo 管理時,他們那邊遭駭的。

這四次駭客事件都是發生在 Yearn 和 Andre 他們管理的時候發生的,那時都不是我在管」

為此,大哥還提供了兩個時間點,一是  Yearn 團隊宣布與 Cream Finance「宣佈合併(Merge)」的推特;二是 2022 年 2 月 26 日 Yearn.finance 團隊告訴他不想管理了,要求還回管理權時「解開合併(Unmerge)」的推特。欲以此證明四次事件確實和他關係不大。

「我還是必須要為 Andre 說話,他們其實非常厲害。

那三次大的 Cream.Finance 遭駭的漏洞,其實是已經被以太坊論壇公告了超過 6 個月還無解的高難度難題,很少人能做到這種攻擊。

其實 Aave 等 Defi 頂級項目也都有這個問題,只是 Cream 運氣比較不好,先被攻擊了」

「所以雖然當時我並未管理 Cream,但我不覺得這是管理問題,管理問題指的是你疏忽導致的錯誤,但這是以太坊存在已久的技術難題」麻吉大哥如此解釋道。

然而,提到 Cream Finance 的代管時期,他也直言確實有些他覺得不那麼正確的決策:

「那時候 FTT 才 2 塊,SBF 當時也還不有名,他質押了極大量的 FTT 並借出其他代幣做空

雖然社群上有罵聲,但我覺得這樣是好的,這些產品就是給 Sam 這種人這樣用的,

但 Yearn 團隊卻決定下架 Cream 上面的借款對,把某個數字設為 0,不讓他再這樣操作」

麻吉大哥提到,雖然他覺得這是個錯誤決策,對項目的發債不好,但因為是 Yearn 和 André 管理時期,因此也尊重此決定。

為了證明其真的在該時期未擁有管理權限,麻吉大哥也提到,即便後來 SBF 跑來私訊問是怎麼回事,「我也告訴他現在項目是由 Yearn 和 Andre 在管」:

「SBF 也回我『Cool!』」

「後來在 Yearn 和 Andre 跟我說不想管 Cream 了,想交回管理權限給我來管,我也二話不說得重新接手了」,麻吉大哥提及,確實後來回鍋重掌 Cream Finance 的項目管理,同時也強調在他管理之後 Cream Finance 並未再遭受駭客攻擊。

麻吉大哥回憶道,當他再次接手 Cream Finance 時,項目幾乎算是已經半年沒發 Twitter、與社群溝通。他坦言,因為之前的駭客攻擊,項目算是「半死亡」狀態。

為此,他也坦承,他回鍋後做的事,便他主導了幾次還款給投資人的還款動作:

「雖然那時候 Cream Finance 已經算是死了,但協議裡面還鎖了很多 USDC 和其他資產,所以我就叫他們把錢還一還給投資人

其中包括 1,932 顆 WETH、958 萬顆 USDC、1.1 萬顆 crETH 和 120 萬顆 CREAM。這都是我叫團隊還的!」

此外,他也提到了當時他為 Cream Finance 爭取權益的案例,並舉 Yearn Finance 推出的借貸協議「鐵金庫 Iron Bank」為例:

「我那時就跟 Yearn 和 Andre 說,Iron Bank 是利用了很多 Cream 的資源做的,所以應該也要給 Cream 項目一些 IB。

後來 Andre 他們也就給了」

不過麻吉大哥也解釋道,「因為 Iron 就是 Andre 他們的項目」,所以他也只能要求 Yearn 團隊做到這個程度。

成人直播平台推出的 Swag Finance

「Swag 本來就是一個非常賺錢、非常多人在用的平台,體質和題材都非常好,Sam 也是我們以前公司的夥伴,非常厲害的一個年輕人,所以我也就作為顧問支持、幫忙拉資源和投資人」

麻吉大哥提及了他與 SWAG 的關係,但同時也強調道「我是 Advisor,但這不代表我是 Co-Founder,我也不知道他們後來為什麼出事」。

秘銀現金(Mith Cash)、魷魚遊戲(Squid DAO)

麻吉大哥最後提到了報告中提及的兩個項目 —— 秘銀現金、Squid DAO,並解釋這兩個項目的狀況

「這兩個項目就很可惜,就是失敗了,這些模式後來都證明就是不 Work,因此提前收掉、還錢。」

他首先提到了秘銀現金的狀況,「他就是跟 Olympus 那樣 OHM 模式的算法穩定幣,那時候很熱」:

「但後來證明算法穩定幣這種機制就是不 Work,他到一定時間就一定會崩盤下跌,

所以我們提前關掉了,那時候好像是虧 60% 吧,但比起其他像 OHM 這種都跌 99% 的,我們算是好的了」

而關於 Squid DAO 他則提到,也是因為提前知道模式無法持久,因此發起了社群治理投票,通過後關掉的。

「這都是鏈上有紀錄的,你們可以自己去看」

(本文為記實訪問報導,內容引述的訪者說法皆其為個人觀點,不代表動區立場,事實如何須待更多證據查驗,請投資者自行斟酌、注意風險)

駭客得手大哥的77ETH!駭入大哥Twitter 、騙到一BAYC NFT、Opensea再賣回給麻吉大哥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8千字幣圈爭議秘辛》麻吉大哥回應割韭菜 : 寶島金融ETH應該去問Ryan!我從沒ICO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revious post Bybit:儲值質押贏大獎,1,000,000 USDC 獎池待瓜分
Next post MEXC 舉辦【港澳臺】KOL大獎賽:瓜分 16500 U 獎金,單人最高可得 4500 US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