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S 創辦人:不只有.eth,要做全球每一個數位資源的域名服務商

Ethereum Name Service(ENS)是以太坊網路的重要基建之一,當然也是Web3.0 網路的重要基建。在以太坊生態內,越來越多的協議開始支持ENS,用ENS 作名字,用NFT 當頭像,用mirror 記錄生活,用AR 存儲內容,已經是Web3.0 人的標配,也是不少Web3.0 社交應用的基礎。本文源自於 The Defiant 的 Youtube 影音專訪《Nick Johnson of ENS:「We Want to be the Naming System for Every Digital Resource in the World」》,由動區專欄作者BlockBeats整理、編譯。
(前情提要:ENS空投神話|有大學生領超 300 萬美元,機制卻讓域名商錯失千萬
(背景補充:科普 ENS| Web 3.0的基礎設施:去中心化域名,究竟如何註冊?

 

2019 年後,Web3.0 這個概念再次被提及,並被迅速傳播,就在幾天前,互聯網KOL 潘亂主持了一場關於Web2.0 與Web3.0 的討論,最高流量接近20 萬。顯然,Web3.0 不再是只集中在區塊鏈行業,開始在全球互聯網科技行業講新的故事。

那ENS 的創辦人是如何看ENS 願景和Web3.0 這個故事的,幾天前他做客了The Defiant,與主持人聊了聊他做ENS 的故事與初衷,以及ENS 的未來。BlockBeats 將全文編譯的內容如下:

Camila Russo(主持人): Nick 是Ethereum 域名服務(ENS)的創辦人和主要開發者,而是ENS 是Ethereum 的域名版本,他也會在稍後的採訪中談及所有的具體細節。ENS 允許Ethereum 用戶將可讀的域名連結到他們的Ethereum 地址上,這讓發送和接收Crypto 變得更加容易。

不過,這只是ENS 路線圖和未來目標的起點。基本上,你在Crypto Twitter 上看到的任何帶有.eth 的域名都來自於ENS。所以,在我們開始探討ENS 的故事和發展目標之前,我想知道是什麼讓你在一開始創立了ENS?

Nick Johnson:記得是在2016 年的時候,那時我還在谷歌上班,並擔任軟件工程師,當時一家知名的金融服務公司聯繫我說:「你想找一份Ethereum 上的工作嗎?」我回答說:

「並不想,但Ethereum 聽起來似乎很有趣。」

之後我先是寫了一些代碼,然後創建了幾個程式庫。後來我就接到了Ethereum 基金會的電話,他們問我,「你願意在Go Ethereum 或Swarm 上工作嗎?」這聽起來更讓人興奮,因為我既沒有做過遠程工作,也沒有做過承包工作,所以這對我來說將是一個十足的挑戰,但我還是毅然決然地選擇了這份工作。

我剛開始在Swarm 上工作,其中一個項目需要域名服務來為去中心化的內容提供域名,比如你在Swarm 和IPFS 上看到的那些內容。

所以我開始只是想搞一個副業才建立瞭如今的ENS,不過之後它迅速從一個小的副業演變成我現在在基金會的全職工作。然後我們又把它獨立出來,成立了自己的組織,並締造了今天的ENS。

CR:你能否向我們講述一下Swarm 嗎?

NJ: Swarm 是一個類似於IPFS 的去中心化內容存儲器。

它是一個Ethereum 原生程式,並在Ethereum 上搭建了一個激勵系統。

他們最近推出了一個Token 投放機制,不過即使他們在這上面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它的熱度也遠不及IPFS。

Ethereum(以太坊) 基金會為 ENS 提供資助

CR:ENS 最初是由Ethereum 基金會資助和引導的嗎?

NJ:是的,它最初是我在Ethereum 基金會(EF)上一個經授權的副業項目。不過後來隨著它不斷發展壯大,我已經無法一個人完成所有工作了,於是基金會就建議我與其在基金會當中組建一支隊伍負責ENS 的業務,不如成立一個自己的團隊,而且他們還給了我們一筆不小的撥款。

我們用這筆錢招到了第一批願意與我一起共事的人,這些人在ENS 還歸屬於基金會時為我們做過一些志願或有償工作。之後我們便一步步發展起來,如今已經有穩定的註冊收入了。

CR:這種事在基金會裡很常見嗎,讓一個內部項目獨立出來,成立自己的公司?

NJ:我覺得他們是想鼓勵這樣的做法,但我們之前並沒有真的發生過類似的事情,因為有些時候,這樣做並不現實,比如像Go Ethereum 這類核心基礎設施,如果單獨獨立出來的話似乎並不會帶來任何好處。

我們很難看到他們將如何從一個完全獨立的組織中受益。

不過在另一些情況當中就能很說得通,比如對我們來說,基金會為我們提供的初始資金能讓我們站穩腳跟,讓一切順利進行,而且我們在頭兩年就取得了重大進展。

ENS 一直沒有考慮過收入問題,設置註冊費是為了減少垃圾郵件和非法佔用的數量,但它確實為我們帶來了可觀的收入,這算是一個意外驚喜吧。

以太坊域名服務 Ethereum Name Service(ENS)創辦人 Nick Johnson

CR:聽起來很有意思,我想問一下基金會給了你們多少金額的資助呢?

NJ:他們給了我們一百萬美元。

當時的情況大概是這樣,他們讓我起草一份撥款書,於是我便思考了一下我需要招用多少員工,應該付他們多少工資以及我還需要什麼東西,等等。

最後我計算出的結果是,第一年的運營費用需要50 萬美元,不過,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Vitalik 手裡,他說:

「這還遠遠不夠,給他們撥款一百萬美元。」

我真的很感謝他們能給我們這麼多的撥款,這筆錢幫助我們渡過了困難的時期,讓我們得以立足。

如果沒有這筆撥款,我們可能不會有今天的成就。他們後來還給了我們一筆專項撥款,對我們來說也同樣意義非凡。

CR:那基金會現在是否擁有ENS 的股份呢?

NJ:並沒有,那比錢純粹是他們給我們的撥款。

Ethereum 基金會是一個非營利性的基金會,所以他們之所以給我們撥款單純是為了保障ENS 能夠正常運作。

Ethereum Name Service(ENS)的運作模式

CR:能否談一談你們的商業模式以及註冊帶來的收入?

你之前提到,當你把ENS 獨立出來時,並沒有考慮收入的問題,但你們的公司確實也有了穩定的收入,所以你對於未來有什麼願景?你是想把它打造成一個營利性的公司嗎?能否談談你們目前實際的收入有多少嗎?

NJ:我一直想把ENS 打造成一個公益事業,而不是一個營利性質的企業,或是想從中謀利,因為我想讓人們都能使用該域名系統。

但是,在建立一個域名系統時,你首先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確保那些人們覺得有趣或有用的名字不會立刻被投機者搶走,然後在二級市場上轉售。

當你在建立一個中立的系統時,你沒有辦法完全消除這種情況,但你能做的是設置一些成本,使搶奪而來的名字不具備成本效益,並迫使投機者更多的關注那些他們認為最有價值的東西。

Namecoin 這樣的系統已經被投機者侵害了,以至於它非常缺乏流動性——你很難在上面找到一個喜歡的域名,因為投機者早就利用極端溢價把它們轉售走了,而且二級市場也十分低效。

因此,我們想盡量避免這種情況,同時還不能波及到普通用戶。

在ENS 的第一個版本中有一個基於拍賣的系統,如果你贏得了拍賣,那麼只要你持有這個域名,你就無法取回自己的押金。

當然這種做法並不是為了盈利,它只是你使用域名應該付出的成本,這在理論上會起到積極的效果。

但問題在於,擅自佔用者和投機者知道他們將出售該名稱並取回押金。

但任何一個長期項目投資者都默認自己無法再取回該押金,因為對他們來說,放棄域名並不現實,這種情況進一步加重了擅自佔用的現象。

因此,我們決定採取按年收取註冊費的模式,而且該費用也是像徵性收取的。

對於5 個字符以上的域名,每年的註冊費用是5 美元——現在Ethereum 上交易費用已經高出其數倍了。雖然如此,這種模式確實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投機行為,未使用的域名會重新回到註冊池中,而且還為我們提供了比預期更高的收入。

按照今天以太幣的價格,ENS 在多籤和不久後的DAO 中,擁有價值約4000 萬美元的資產,其中2000 萬是我們已經賺到的資金。

因為比如有人在一年前註冊了為期兩年的域名,那麼如今第一年過去了,一半的錢我們就已經到手了,而另一半的錢則會在未來確認收入。

等以後DAO 上線了,它也會有自己的Token,用來獎勵人們參與治理,或完成了一些符合ENS 發展思路的項目。

CR:所以這4000 萬是純註冊費收入,而且該收入與ENS Token 金庫是分開的?

NJ:是的,其中大約1000 萬是USDC,其餘的目前是ETH。

但當然,一旦DAO 接管以後,他們將接手所有管理工作。

去中心化之路

CR:你能談談創建 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的願景或目標嗎?

NJ:從第一天開始,我們的目標便是建立一個去中心化的系統,這意味著我們需要最大程度地擺脫人為控制,我堅信這是建立去中心化系統最為可行的方法。

與此同時,我們也要盡量減少需要受信任方執行的系統,為此,我們構建了一個借助證書以加密方式管理的系統,並逐步移除了部分不會再使用的權限。

因此,即使是使用ENS 進行管理工作的ENS 根鑰持有者,也無法影響現有註冊,因為他們已經無此權限了。就算我們最終由DAO 接管了,他們也無法做到這一點。

我們要做的第二件事情是將我們原來由70 位持有者管理的模式轉向一個更為去中心化的模式,未來的DAO 將對整體發展作出管控。

我們目前已經籌集到了充足的資金,我們將把足夠我們運營開支以外的資金拿出來,用於資助其他公益事業和Ethereum 生態系統中的其他事業。其

次,我們也會對ENS 作出不斷的升級和調整,從而保證它正常運行。

在我們成立時,DAO 還是個新鮮事物,而且我不認為其發展已經足夠成熟,所以我不太想把ENS 移交給一個尚處於萌芽階段的DAO。

但是從那時起,即使是在過去的六個月到一年裡,這個生態系統已經變得成熟了起來,不僅搭建好了許多工具,而且也有了豐富的實踐操作,還有了智能合約系統,比如我們正在使用的OpenZeppelin 組件(它是一個基於DAO 的複合模型),再加上我們已經成功地從管理功能中移除了人為操縱,我們有信心將控制權交還給社群。

CR:對於一個創辦人來說,有信心將自己多年來建立起來的組織委託給一群去中心化的Token 持有者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你剛剛提到管理層已經不再具備管理權限,我覺得這聽起來有點讓人不安,因為這意味著無人能左右ENS 的運作模式。

你將如何應對這些風險,又為何會認為權力下放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呢?

NJ:部分原因是,ENS 從創建的第一天起就是這樣了。

自上線以來,我們有七位密鑰持有者,這當然不夠去中心化,但總比我一人獨攬大權要好;而且,我們也不是來自於同一家公司的幾人小組,我們幾人來自於整個Ethereum 社群,而且是值得信任和尊重的群體。

我們希望,如果有人(不一定是我)提議升級或更改ENS,他們會以批判的眼光看待它,並評估這是不是一個好主意。

該機制不僅可以防止某人的密鑰遭到洩漏,也是一種自我管控的方式。該委員會或董事會將負責審查任何提議,並確保他們時刻將Ethereum 社群的最高利益放在心上。

因此,在某種程度上,ENS 移交給DAO 只是朝這個方向邁出的另一步。

我已經不能左右事情的發展方向了,而且我還得說服其他人這是一個好主意。不過,隨著更多參與者的不斷加入,我們可能無法避免的會犯一些嚴重的錯誤。

但與此同時,目前有很多DAO 都發展的很好,並在去中心化治理方面取得了成功,在向他們學習的過程中我們也重拾了信心,讓我們得以肯定我們並沒有把ENS 置於危險之中。

在我看來,我們可能遇到的最糟糕情況便是資金的錯誤分配與誤用,但是這都沒有保障ENS 用戶安全以及域名正常使用且不被挪用重要。

CR:你能談談你是如何設計ENS Token 分配的嗎?又為何會這樣設計?

NJ: Token 分配機制設計對於實現我們的長遠目標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作為第一個為社群服務的公益產品,我們的目標是為用戶提供最有效用且便捷的服務。在Token 如何分配上面,我們主要會看用戶註冊的域名數量或註冊年限。

但是這樣分配也會出現一個問題,一些想通過系統謀取私利的人將獲得大量的治理Token,這樣並不利於系統的發展,而那些一直在使用系統的人則不會獲得多少獎勵。

因此,我們想設置一套參數,用來識別出那些一直在使用這一系統的人,並把空投分配給那些確實有在使用系統的人。不僅如此,這些參數還得是難以偽造的。

所以我們把空投分成了兩半,其中一半是基於該帳戶以往擁有一個域名的天數。

因此,如果你從第一天起就擁有這個域名,那麼你就能得到最大的空投。但如果你是在Snapshot 的前一天註冊的,那你就得不到什麼錢。

這個的天數很難偽造,你必須在四年前ENS 啟動的那天就開始考慮空投的事情,才有可能偽造成功,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分配方案。

但是這一模式忽略了那些怀揣著熱情剛剛加入ENS 的參與者,所以另一半空投則會根據你最後一個即將到期的名字註冊了多長時間來進行分配。

我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指標,因為如果你不認為ENS 能取得長久發展,你可能就不會註冊十年八年,頂多一兩年。

所以說,如果你願意註冊很長時間,就說明你相信ENS,也認為這一域名可以長期有效。但是註冊時間也不能想多長有多長,最多八年,因為如果有人想註冊幾千年的話,那我們還不得把整個DAO 都轉交給他。

最後一點則是你是否將自己的域名設置成了主要的DNS 域名,如果你在登錄蘋果帳戶或在進行投票時,出現的是該域名的話,那就說明你真的有在使用該域名,這樣我們就會把空投的其他兩部分的金額翻倍。

CR:在 Token 的總供應量中,有多少是分配給用戶的,又有多少是分配給ENS 域名持有者的呢?

NJ: 25% 通過空投的方式分配給了域名持有者,50% 留在了DAO 金庫當中,並由Token 持有者管理。

CR: ENS 的Token 經濟是怎樣的呢?Token 的價值又是如何累積的?

NJ:該Token 被設計成了一個治理Token,DAO 可以為其增加額外的功能,但我們的主要目標是讓那些曾經幫助ENS 走向成功的人參與到治理當中,並確保他們可以幫助管理整個系統。

因此,它的功能便是,如果你獲得了ENS 的Token,你可以把自己的投票權委託給他人,然後這個人可以對如何使用金庫資金來資助其他公益事業等提案進行投票,也可以對系統應該如何修改進行投票。

CR:下一步金庫中的Token 將如何分配呢?是否設置了通貨膨脹機制?你們的計劃是什麼呢?

NJ: 金庫中500 萬個Token 可以隨時取用,而剩下的4500 萬則設置有四年的兌現期,以防未來某天金庫中全部5000 萬Token 全部被調走。

Token 設有2% 的通膨比率,意味著DAO 可以從明年11 月開始投票,將Token 總量的2% 分配給一個地址,而且這種行為可以每年進行一次。

CR:所以你們設有一個內置的2% 的年通貨膨脹率?

NJ:是的,而且最多2%,他們也可以選擇行使或不行使。

CR:然後Token 持有人可以在任何時間決定其具體發行金額?

NJ:是的。

ENS 空投

CR:空投已經進行了一個月了嗎?

NJ:我們是在11 月1 日宣布的空投,實際空投是在11 月8 日,而今天已經是11 月24 日了,所以從我們宣佈到現在已經過去大概三個星期了。

CR:在這段時間裡,你收到了哪些有趣的治理提議?

NJ:看到事情開始步入正軌,我真的非常高興。正如我們所料,在啟用「第零條」章程之前的一些討論基本上解釋了該章程以及為什麼ENS DAO 能被置於規則體系之外。雖然這只是一個提案草案,但我很高興看到社群也積極參與了進來。

我們也想看到有關將金庫從多簽移交給DAO 的提議,而且這會是一份多重簽名密鑰持有者的正式請願提案。

但還有一些是我們沒有想到的,比如說,我們在計算空投乘數時就遇到了一個微妙的問題。如果接受空投的帳戶有一個主要的ENS 域名設置,那麼該帳戶就能獲得空投乘數,但就有人指出,有些人帳戶的ENS 域名很可能是其他人的域名。我知道很多人這樣做是出於安全考慮,不過這些帳戶還是無法獲得空投乘數,儘管他們也使用了ENS。

因此,目前有一個很受歡迎的提案正在商討當中,我們計劃用價值約20 萬美元的DAO Token 向這些用戶發送額外的空投——在得到空投的13.7 萬個用戶中,大約有2000 個用戶又獲得了該額外空投。

下一步,我將思考如何建立工作小組,並給他們一定的預算,這樣他們就不需要為了5 個ETH 的資金,而去尋求整個DAO 的批准了,因為如果這樣的話,DAO 的管理將很難進行。

CR:這聽起來很有趣,那你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呢?

NJ: 我還在經營True Names,這是一家開發公司,ENS 的大部分基礎設施都是由它來建設的。有些時候,我們也會向DAO 申請預算以繼續運營。

不僅如此,我也參與了治理,保障工作順利進行,讓人們的提案能真正得到重視,並通過表決最終得以執行。

CR:你認為你的這家開發公司將是未來建設ENS 的唯一組織嗎?或者既然它已經成了一個DAO,其他開發公司會與你們公司或ENS 來競爭嗎?

NJ:我當然希望我們不會是唯一的公司,不過我想,只要我們做得夠好,那麼我們就能和其他公司進行合作,而不是相互競爭,這樣會更有成效。

但如果我們做得不好,那我也希望有其他人能夠站出來。而且我希望不管怎樣,我都希望有人能站出來說:

「如果你給我們一部分預算,那我們一定能大有作為」。

Source: Ethereum Name Service

CR:我對這些從DAO 發展出的新興商業模式很感興趣。我知道從空投到現在只有三週的時間,但我想問問你在ENS 增加Token 的過程中得到了什麼教訓或初步收穫嗎?

NJ:我們的營運主管Brantley 在推特上發布的內容如今已經成了網路迷因。他說:

「你不是單純被空投了Token,你是被空投了一份責任」。

我認為這很搞笑,當然這也立刻引起了人們的共鳴。我開玩笑地說,這條推文在幫助人們了解ENS DAO 上起到的效果,比我們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加起來還要大。

很多人如今都選擇了委託他人處理自己的Token 相關事宜,因此我們建立了相應的索賠流程,以鼓勵人們進行委託。未來Token 委託將取得怎樣的發展還有待觀察,因為這取決於DAO 想賦予Token 除治理以外怎樣的功能。

CR:我曾經在Twitter 上發貼文讓人們給我提問題,其中有一個問題是:

「該Token 會需要質押嗎?」

現在想這個是不是還為時過早?

NJ:是的,這個問題我還沒有什麼想法。

在我看來,我們應該先搞清ENS 和DAO 的發展目標,如果實現這些目標需要用到質押的話,那我們才會讓人們進行質押。

我看到的一個更有趣的建議是,我們可以改變當前的投票機制,讓該機制可以識別你持有選票的時間,這樣做可以鼓勵人們保留他們的ENS 來參與投票。

因此,如果他們是ENS 的長期用戶,而不是那些只是對某件事情感興趣才參與投票的人,那麼他們就會有更多的發言權。

ENS 作為數位身分

CR:ENS 的長期願景是什麼?

NJ:我們的長期願景是,我們想成為世界上所有數位資源的域名系統。我們正在DNS 技術的基礎上進行改進,使其變得更為去中心化且更為便捷。

所以我們想做的不單單是Ethereum 域名服務,更是想讓該域名成為你去中心化身份的一部分,比如我們已經推出的Sign-In With Ethereum 服務,它可以讓你在網站上使用你的Ethereum 帳戶作為個人身份,並且顯示你的名字和個人照片,從而與ENS 很好地結合起來。

CR:所以你們是想為所有區塊鏈地址提供域名,而不僅僅是Ethereum 地址嗎?

NJ:是的,我們已經支持超過100 個熱門區塊鏈。

CR:你們正在努力讓ENS 成為一種數位身份,並希望它能取代Google或Facebook 進行登錄,所以以後你會用自己的區塊鏈地址進行登錄嗎?

NJ:正是如此,而且與那些系統不同的是,你可以用自己的加密密鑰來管理你的身份,而無需依賴第三方服務商。

CR:你如何看待這種用戶體驗的改進?你認為人們會有自己的數位檔案,其中有你所有的資產、NFT,以及與不同DApp 的互動歷史記錄?區塊鏈用戶的檔案會是什麼樣子?

NJ:我們不久前發布了一些重新設計的管理器的圖片,其中包含了很多這方面的內容,它非常像你說的那樣,它可以管理用戶的個人資料並進行更新,但它還不能生成歷史記錄,但這是我們未來會建立的內容。

CR:我覺得頭像就是用戶錢包中的NFT,對嗎?

NJ:是的,不過你也可以用任何你喜歡的圖像,但我們對NFT 更感興趣,我們將讓設置NFT 作為頭像變得更加便捷。

CR:你認為這個新的用戶檔案在未來會與Web 2.0 進行整合嗎?我可以使用ENS 登錄Twitter 嗎,然後個人資料照片就是我的頭像?這樣的整合能順利進行嗎?

NJ: 這正是我們希望看到的,也是Sign-In With Ethereum 正在努力的方向。

我們正在建立OAuth 網關,它與Google、Facebook 和GitHub 登錄所使用的認證供應商基本相同,這意味著你只用部署其中任意一個,然後更新現有的Web 2.0 應用程式,使用這個特定的網關來登錄,並與所有使用它的現有協議進行集成就可以了。

CR:這聽起來很有趣,那這樣做會有什麼影響嗎?繼續以Twitter 為例,也許可以向其他Twitter 用戶發送加密提示?

NJ:是的,我們的想法是,你在所有的服務中只有一個統一的個人資料,這樣你只需設置一次資料,該資料就可以在所有服務中出現了,想關注你的人也就可以看到你在使用哪些服務。

Twitter 可以選擇自動向他們的用戶提供個人資料,因此,你現有的Twitter 登錄可以作為ENS 檔案來使用,域名便是你的用戶名加上.twitter.com,你可以在任何其他服務中使用它,並且它會自動獲取你的Twitter 頭像以及個人資料。

CR:我對此非常期待,我們一旦開始使用DeFi 和Web 3.0,並且用MetaMask 或Ethereum 錢包來登錄不同的DApp,那Web 2.0 的登錄方式就完完全全相形見絀了。

因為在那種方式下,我們不得不洩露自己的電子郵箱和個人信息,不僅如此,還得反复記憶密碼,但如果我們都能用Ethereum 錢包或區塊鏈錢包來登錄的話,一切就變得容易多了。

NJ:這是當然的。

將 ENS 與 Web2.0 進行整合

CR:ENS 將如何與互聯網域名以及網站名稱進行整合呢?

NJ:我想這會涉及兩個方面。

一個是,使用今天的ENS,你可以在IPFS 或其他內容存儲器上面託管網站,並連結到你的ENS 域名上面。比如,如果你使用的是帶有MetaMask 的瀏覽器,那麼你只需輸入.eth 域名,並在ENS 域名後加一個斜杠,它將在你的網路瀏覽器中進行加載,就像其他DNS 域名一樣。

如果你不使用這種瀏覽器,或者你想把這些詞連結到其他地方,那你可以在ENS 域名的末尾加上.link 或.lambo,之後它將由全世界人都能使用的網關服務來完成解析。

反過來說,ENS 也將所有的DNS 命名空間整合了進來。因此,在我之前提到的twitter.com 的例子裡面,Twitter 可以在ENS 中認領twitter.com 域名,這樣他們就能使用twitter.com 作為ENS 名稱,而不是twitter.eth 了。

因此,他們可以用錢包地址來進行設置,但更有趣的是,他們可以在上面託管一個網站,這樣他們就可以為所有用戶創建子域名了。

因此,每個用戶都可以有他們的twitter.com 地址,或任何他們想使用的其他域名。所以,我們將所有這些現有的DNS 命名空間整合到ENS 中,因為我們相信,改進現有的域名服務是有效建立建立未來系統的起點。

CR:所以現在,任何Web 2.0 域名所有者都可以在ENS 上設置他們的.com、.org 或其他任何後綴的域名,並將他們現有的域名連結到區塊鏈帳戶中?

NJ:沒錯,絕大部分都是這樣的。不過有一些頂級域名,特別是帶有國家代碼的域名,還不能進行設置,但其餘97% 到98% 的域名,都可以自由設置和連結。

CR:所以我可以使用TheDefiant.io 並在ENS 中對其進行搜索並連結到我的帳戶中?我想我已經有TheDefiant.eth 的電子郵件地址了。

NJ:是的,那你已經可以做任何事情了。

CR:那太好了,所以在我將其連結到帳戶中之後可以用它來做什麼呢?

NJ: 基本上,所有能用原生.eth 域名做到的事情基本都可以。你可以將它們連結到IPFS 內容或個人錢包,也可以使用合同來發行子域名,這樣你就可以給用戶派發子域名了,或者你也可以手動為自己派發域名以作他用。

如果你想把TheDefiant.eth 的子域名派發給人們,那麼人們便能永久保留該域名,從而獲得一定的安全感。但DNS 域名卻不能保證這一點,因為其所有權取決於外部DNS 註冊商和DNS 域名的實際擁有者。但是,在使用ENS 的其他應用時,你也可以在TheDefiant.io 上建立一個個人檔案。

這樣一來,在你登錄的時候,該檔案便會顯示出來了。

CR:因此,假如我可以給所有The Defiant 的用戶提供他們特定的ENS URL 名稱,那麼該名稱將作為TheDefiant.io 上的個人資料存在?

NJ:是的,沒錯。

CR:那他們可以永久性保留這個域名嗎?還說是不同資料頁的功能和屬性也不相同,比如付費用戶會得到特殊域名,讓他們得以訪問付費內容,而網站則能夠識別這些名字並給他們訪問權限?

NJ:是的,當然。

CR:ENS 運營總監Brantley Milligan 曾經發布的一條推特,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他說:

「我希望每個人都明白,這些加密域名的後綴大多不承認全球命名空間,而且將來會在DNS 和ENS 上供不同的人使用。.ETH 已經被佔用了,所以不能在給人們使用了,但其.sol、.crypto 等域名都可以讓大家使用」。

你能解釋一下這條推特嗎?

NJ:所以,當我們想到帶有後綴的域名時,我們主要考慮的是現有的DNS 命名空間——.com、.net、.org,但超過一千種新的頂級域名也已經出現了。

而這些都是由ICANN(互聯網域名與數位地址分配機構)發行並進行管理的。

今天的這些域名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幾年前該機構舉行過一次拍賣,會上投標人可以競標註冊一個新的頂級域名,然後機構會向中標者發放這些域名。而且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在未來幾年,他們還會再舉行一次這樣的拍賣。

美國的每一個瀏覽器和應用程式中都認可這些域名。因此,其他區塊鏈域名系統也在推出幾十個不同的頂級域名,有時在一個系統內就會存在很多頂級域名。

這就會引發一個問題,那就是兩個相同的域名所連結的來源並不相同。

如今Crypto 十分火熱,.crypto 域名也將在拍賣中十分受歡迎,所以在眾多去中心化域名系統當中,誰能最終竟得該域名還尚未可知。

.eth 後綴並不是那麼幸運,因為ETH 三個字母還是衣索比亞(Ethiopia)的國家代碼,但我們並不打算把這個域名拱手相讓。

我們還在努力與網路社群保持著合作,並向他們保證說:

「我們需要自己的命名空間,但我們也不會損害全球命名空間。相反,我們正與它進行整合,從而為人們提供更多功能,而且我認為在這方面我們做的還不錯。」

CR:好吧,不過這有點讓人疑惑。

所以說,雖然你能夠整合ENS 上所有現有的Web 2.0 域名,將其與你的地址連結起來,並將常規DNS 域名與區塊鏈地址連結起來,但現有的Web 3.0 域名,如.sol 和.crypto,還能做到這一點嗎?雖然它們存在於Web 3.0 上,但它們是否能在Web 2.0 上出現?還會再進行一次拍賣嗎?而且不確定的是,如果你擁有了ENS 上的.crypto 域名,你就是真的擁有它了嗎?

NJ: 所以ENS 致力於只發行.eth 域名,因此,如果我可以向某人發行.crypto 域名,那麼這將成為ENS 內部的一個頂級域名,並由這個人來進行管理,而不是由聲稱擁有.crypto 域名的區塊鏈命名系統。

CR:好的,那麼這對今天的.crypto 的所有者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NJ:我的意思是,未來很可能會出現兩個相互競爭的服務器,二者都聲稱擁有相同的域名,但它們的域名卻其實歸屬於不同的服務器,因此便會給人們造成很大的困擾。

比如說,人們可能認為他們使用的是與.crypto 相同的系統,但實際上卻是其他系統,那麼他們很可能就會因此蒙受損失。

這種情況雖然危險,但同時也不可避免,因為ICANN 不可能禁止人們使用自己發行的域名。因此,某些域名肯定會有一個以上的所有者,一個在DNS,一個在他們自己專有的域名系統中。

一個幸運的巧合

CR:那你打算怎樣處理.eth 出現的巧合呢?

NJ: 確實是一個巧合,因為eth 還是一個國家代碼,而目前許多國家使用的國家代碼只有兩個字母,如.uk、.ch、.nz 等等,所以雖然這個國家代碼被保留了下來,但不可能被發行出去。我們希望與衣索比亞(Ethiopia)進行合作,就如何處理.eth 達成一致。

CR:這確實很有趣。

NJ:是的,沒錯。我認為對於任何一個命名系統來說,都應該盡量減少這些衝撞。而且我認為,我們不能發行帶有流行詞的頂級域名,因為這勢必會引發互聯網巨頭髮生衝突。

CR:你在剛剛談話的時候提到說,現在Ethereum 的Gas 費是ENS 實際註冊費的許多倍。對於這種情況你們打算怎麼解決呢,會考慮使用Layer 2 嗎?

NJ:是的,我們確實有這方面的打算,我們在一些會議上進行了討論,還聽取了Vitalik 的建議,並在其基礎上又進行了延伸。

我們基本的想法是,我們想讓人們自主選擇他們想要進行託管的Layer 2 協議,而不是必須統一使用ENS 的Layer 2 協議。它可以是TheDefiant.eth 這樣的二級域名,也可以是Optimism、Arbitrum 或任何你覺得合適的網路。

從長遠來看,我們將研究如何將.eth 這類新的二級域名的註冊轉移到L2。

但在短期內,我們會專注於如何讓L2 參與管理以及創建子域名,我們預計很多用戶將通過L2 獲得由錢包提供商或第三方提供的子域名,而不用自己註冊自己的二級域名。

CR:那麼ENS 的下一步工作會是什麼?近期正在開發什麼樣的產品?你期待近期會有怎樣的產品上線呢?

NJ:我們希望能在不久的將來推出剛剛提到的L2 項目,至少用於私人部署,然後可能首先會在Optimism 上線。

我們已經對管理器進行了非常大的改進,從而有效改善用戶體驗並提供一些新的功能。與此同時,我們也改進了一大套智能合約,這將讓Name Wrapper 在有限的許可下,更便捷地發布子域名。

我們還對一些核心合約進行了改進,提高了其可用性,並減少了Gas 費。這些改進有效改善了在ENS 註冊和管理域名的用戶體驗。

CR:你認為Web 3.0 登錄將何時才能普及?

NJ:我認為未來兩三個月內便可以看到初步跡象了,因為Sign-In With Ethereum 正在迅速發展成熟,很多網站將開始使用這個程式。

我還聽說一些大型的Web 2.0 公司也將開始採用並部署它,並為我們帶來更多相關人才。

就像ENS 和其他任何事物一樣,Web 3.0 登錄被所有人採用和接受絕不會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但我們已經有了一個不錯的開始,我希望它能產生一定的雪球效應,從而實現更高效、快速的發展。

CR:這讓我想起了Discord COO的一條推文,再推文中他暗示了以後人們能用Ethereum 進行登錄,但這也遭到了抵制,我很想听聽你對此事的看法。

NJ:我覺得Sign-In With Ethereum 的出現真的非常振奮人心,所以我對一些人的抵制感到非常失望。我發現有些人已經以憎恨Crypto 為樂了,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對所有的Crypto 的發展都抱著仇視的態度。

誠然,Crypto 社區和Crypto 本身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但是它也為我們帶來了很多便捷,所以我真的不希望人們陷入一個死循環當中——如果他們不喜歡一個東西,就認為它的一切都是罪惡且毫無意義的。

CR:我也同意你的看法,這真的很令人失望,我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把Ethereum 登錄看作是一種賦權工具,可以管理我們的數位身份。我還有一個問題,在ENS 中,最被誤解或低估的事情是什麼?

NJ:我認為ENS 最被誤解的事情是,人們認為ENS 的域名只有.eth,而實際上ENS 也有DNS 域名。還有就是,人們認為ENS 只能用來為錢包提供域名,而實際上你可以將其用於IPFS 內容,也可以將於用於資料信息、用戶發現和數位身份等等。

CR:本次談話非常精彩,你讓我們非常期待Web 3.0 和ENS 的未來,也希望有更多的人願意去了解ENS。

NJ:這是我的榮幸,謝謝你。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ENS 創辦人:不只有.eth,要做全球每一個數位資源的域名服務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Previous post 韓國通訊軟體龍頭 Kakao:將推出加密貨幣錢包,預計下半年上線
Next post FTX「搞錯幣種」的用戶控訴:誤存資產被扣收15%手續費,近100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