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整理》SBF對談紐時作家 : Alameda與FTX資金為何會混合?對刑責擔心嗎?

「作為CEO,我有責任向公眾發聲。」本文為 Dealbook 大會 SBF 線上採訪實錄梳理,源自 Coindesk,由 Block 編譯,在不改變原意的情況下有部分精簡。
(前要 1 / SBF演講中途斷線:我從未試圖詐欺;沒混用FTX、Alameda資金!)
(前要 2 / SBF:FTX US具償付能力「今天開放提款也可以」!Alameda一年前槓桿率僅10%)

 

FTX 暴雷事件發生之後,SBF 首次公開發聲。11 月30 日,他與《紐約時報》專欄作家Andrew Ross Sorkin 在 DealBook 峰會上進行交談,CoinDesk 記者 Nikhilesh De 記錄了二人對話,筆者對此進行重點梳理如下:


Andrew:「人們認為這樣的對話不應該發生。我只想說,我認為作為記者,我們的工作就是代表公眾進行這樣的對話、提出問題、探尋答案。」

看待 FTX 相關事件有兩種角度。有一種較為寬容的觀點,認為你是一個做出一系列相當可怕的、糟糕的決定的年輕人;另一種不那麼寬容的觀點則是認為你犯下了大規模詐欺罪。」

SBF:「歸根結底,我是 FTX 的執行長,這意味著無論發生什麼……我對所有的利益相關者、客戶負有責任……我必須正確對待他們,以確保公司發生了正確的事情……顯然我犯了很多錯誤。」

關於資金混合

在回答第一個觀眾問題時,SBF 表示 FTX US 和 FTX International 是兩個平台,「我相信現在的FTX US 平台是可以開放提款的。」SBF 表示其訪問數據權限是有限的,但「從我所看到的情況來看…基本上一年前 Alameda 的槓桿率大約為10%。」

Andrew:「我認為更重要的問題是 Alameda 從哪裡獲得貸款?有一種觀點認為這與資金混合有關係,」Andrew 引用了 FTX 服務條款中的內容,即 FTX 不擁有用戶資金。SBF 說 FTX 服務條款還有很多其它內容。

Andrew 直接詢問是否存在資金混合?SBF 回答:

Andrew 要求SBF 解釋他在Twitter 上說的「80 億美元會計錯誤」和《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是否有關係。《華爾街日報》稱Alameda Research 負責人Caroline Ellison 告訴員工Alameda 使用FTX 客戶資金來支付貸款。

延伸閱讀:《華爾街日報》長文|深探 SBF 早已命運注定的 FTX 帝國

Andrew 對所謂的Alameda 和FTX 之間並無關聯這件事窮追不捨(很顯然這兩者卻有關聯):「我認為重點是,一開始你是否應該有訪問這些帳戶的權限?」

SBF:「我沒有管理Alameda 運營,我那時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其頭寸規模,很多事情我在上個月內才知道的。」SBF 一直重複說這是他犯的一個錯誤。他表示,如果他自己經營Alameda,他會擔心其中的利益衝突。

Andrew :「資產混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SBF:「他們並沒有……很多交易者在 FTX 上持有未平倉保證金頭寸,他們有可能借入了資產,他們也有可能以其他資產作為抵押品做空了一些資產。」

Andrew :「FTX 和 Alameda 之間總是存在關聯,這聽起來很合理。」然後, Andrew 問SBF 是否「寄希望於這一切會不知不覺被解決,然後沒人會想弄清楚資金混合的目的究竟是什麼?」隨後SBF 解釋了一件事,即所有人都在「向 Alameda 匯款以獲得 FTX 平台信貸」。

Andrew :「你如何看待 Alameda 被用來有效洗錢的說法?」SBF 問說的是 FTX US 還是 FTX International,Andrew 說是 FTX International。

SBF:「這些用戶仍然必須通過 FTX 的 KYC 政策。」

Andrew :「所以你覺得自己是什麼知道有問題了?」SBF 表示是11 月6 日。「我覺得這開始於11 月2 日左右,當 Alameda 的資產負債表洩漏給 CoinDesk……」(本句內容由CoinDesk 記者Ian Allison 提供)SBF 表示他擔心這將導致「Alameda 的巨大損失」。

延伸閱讀:Coindesk:Alameda和FTX被關聯調查!SBF遭批飛輪策略拖累比特幣採用

關於抵押品和風險投資

Andrew 詢問SBF 關於嘗試拯救其他公司的問題:「當你這樣做的時候,當時有多少努力是為了支撐類似於FTT 這樣資產的價值?」

SBF:「據我所知,沒有任何借貸公司持有很多FTT,我認為其中很多人可能一直在使用它作為抵押品。我認為這不能算成他們擁有了FTT。

Andrew:「顯然你用FTT、SOL 和其他Token 當作抵押品,其中一部分需要你用特別的方式進行估值,給他們一個價值。你認為你的估值是否準確?」

SBF:「從風險角度來看,我認為我沒按照我希望的方式對它們進行估值。」

Andrew:「你告訴投資者和監管者,沒有參與Alameda 的決策,但Alameda 向比特幣礦企Genesis Digital Assets 投資了11.5 億美元。」

SBF:「我在一定程度上參與了風險投資,但那是在一個獨立於Alameda 自營交易的實體中完成的。」

延伸閱讀:FatMan:SBF「偽救市」!爆料FTX操縱Voyager競標,掩蓋與Alameda的暴雷

關於刑責

Andrew:「律師現在是怎麼跟你說的?他們提示你出來發聲對你有好處是嗎?」

SBF:「他們才沒有,我也不是這種人。我有責任向公眾發聲,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

Andrew:「你現在對刑責擔心嗎?」

SBF:「我認為我沒有,我是說,顯然我個人認為我沒有,你懂的。但我認為真正的回答是它不是……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但我認為真正的回答是這不是我現在關心在意的。」

SBF:「我是說,我這個月過得很不好。」

Andrew:「11 月7 日,你發了一條推文,又刪了一條推文。刪了的推文寫道『FTX 有足夠的資金覆蓋所有客戶存款,我們不拿客戶資產投資』……而就在幾分鐘前,你還告訴我情況是在11 月7 日開始好轉的。你在說真話嗎?」

SBF:「形勢就是變化莫測。」

當問及破產後的駭客攻擊,SBF 說他當時已經失去了訪問系統的權限。他認為是美國團隊採取行動「沒收部分資產並放入託管」。

關於Genesis

Andrew:「整個夏天,你向Barry Silbert 的Genesis 支付了25 億美元的貸款,我只是想捋一捋事情可能的發展動態……還有錢從哪裡來的?」

SBF:「我的理解是,我相信Genesis 試圖從Alameda 收回大量貸款。」

關於Vox 的採訪,SBF 重申他認為他在和「我的一位老朋友」交談(我認為那位記者可不這麼覺得),並補充說他當時考慮的是瘧疾、動物福利和流行病預防。

延伸閱讀:SBF私訊公開》「餘生最重要的」是籌集80億鎂、不認為自己挪用客戶的錢

關於政治捐贈

當談到SBF 的政治捐贈和在華盛頓的遊說,Andrew 反复追問資金來源的問題。SBF 表示全部來自交易利潤。

Andrew 詢問SBF 是否覺得自己「需要花錢買一個門道」會見立法者和監管者。SBF 稱這花了很多時間,「並不是錢的問題」。

Andrew 問到SBF 父母被「有效提供」的度假屋,SBF 表示不知道他父母房子的細節。

Andrew:「讀到這些故事,感覺就像一群患有過動症的孩子在舉辦過夜派對!」

SBF:「我是CEO,我是CEO,我的意思是我一遍遍地說我對此負有責任。」

SBF:「我想我們可能花了太多精力去獲得監管。」

Andrew:「我能問問你吃的藥嗎?」

SBF:「我過了21 歲生日才第一次喝酒。」

Andrew 詢問SBF 關於他的未來,SBF 說他不知道他的未來是什麼,近期/中期則是「我希望盡我所能幫助監管機構、管理人員和客戶」。

SBF:「人們對融資表現出濃厚的興趣。」儘管之前也說過,但沒有提及感興趣的各方是誰。

在回答公司治理的問題時,SBF 的線路中斷了。恢復後,SBF 稱十幾個子公司有董事會(Andrew 想問的可能是沒有董事會的主要母公司FT 實體)。

Andrew:「你今天對我們誠實嗎?」

SBF:「當然。」

Andrew:「你也撒過謊,你同意嗎?」

SBF:「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撒了謊,但我想肯定有幾次,當我作為 FTX 的代表和銷售代表行事的時候。」

📍相關報導📍

日本解套?FTX Japan擬定「資金返還草案」!若獲批最快明年1月能提款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精華整理》SBF對談紐時作家 : Alameda與FTX資金為何會混合?對刑責擔心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Previous post FTX破產》北韓駭客淪最大災戶!報告:加密產業提高攻擊、洗錢門檻
Next post LUNC暴漲12%!社群發起燃燒稅贊助改50%提案,開發人員將獲更多資源